免費咨詢電話:浦西:4006112633;浦東:4006112989.更多聯系方式請點擊“天尚行


上海天尚行是經上海市工商局核準登記,擁有財政局核發“代理記賬許可證”的專業權威的上海注冊公司代理服務機構,擁有幾千家公司注冊、代理記賬等企業投資及商務服務經驗。

注冊公司
現在所在的位置:上海注冊公司網 > 公司服務信息 > 正文

無錫吸引投資:政府做海歸的天使投資人

發布時間:2010-1-16 21:21:01

2009年底的一天,一名北京客人悄悄來到無錫。他甩開當地政府的陪同官員,假扮成一名懷揣技術的創業者,一頭扎進無錫那些還泛著油漆味的科技園中,看東看西。

  這名考察者是北京北控高科技孵化器有限公司的前總經理鄭寶林,他曾經管理著北京最大的一只國有孵化基金,此后下海經商,創辦了民營的北京博奧聯創科技孵化器有限公司。
  “他們派了一個創業保姆跟著我,拎包、照相、陪同考察、解答疑惑,整整陪了我一整天。”鄭寶林告訴記者,他一直耳聞無錫有著極好的創業環境,所以假扮成創業者親自來體驗一番,但結果還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而最讓鄭寶林驚嘆的是,無錫政府已經開始對早期科技創業項目進行大規模投資、持股孵化——這是他在北京一直想干卻沒有干起來的。
  追隨著無錫尚德董事長施正榮的步子,每年有來自全球各地的華人精英興致盎然地飛到無錫,和這里的政府官員聊上幾次,就熱血沸騰地決定在這里大干一場,有許多人甚至賣掉在美國的豪宅和名車,在無錫擠著公交車上班。
  就在幾年前,無錫還是一個小城,沒有太多的高校和研發機構,很難把這里和高科技聯系在一起,就連中央政府前些年制定的一系列新產業扶持計劃,也與這座城市沒有太多的干系。
  而現在,在無錫的機場和高速公路上,到處都是出口太陽能電池板和半導體元器件的身影。多達50個park(軟件園、科技園、創意園等載體)正在這里同時開工裝修。
  在由太陽能發電裝置驅動的大樓里,科技創業者們夜以繼日地做著實驗,其門類涵蓋著新能源、醫藥、IC設計、集成電路、傳感網等。不少創業者自信地稱,自己的公司將在幾年之后登陸納斯達克。來自于上海和南京的大學生們,正在面試之余細心打量著科技園區里漂亮的咖啡廳和網球場。
  這里發生了什么?
  1.無錫政府變身中國最大天使投資人
  “無錫告訴我們,孵化器應該做持股孵化,如果我們不做的話,無錫會超過我們。”做了多年孵化器經營的鄭寶林警告道。在他眼里,無錫對于科技創業企業的扶持模式,已經開始對北京等一線城市產生了沖擊。
  例如今年8月,北京同昕生物的CEO李偉帶著項目到無錫新區進行項目評選路演,成功被評為“530”計劃A類項目,獲得300萬元持股孵化的政策支持。
  類似事件頻頻發生,已經開始讓北京等一線城市出現警覺。在此之前,北京的中小科技企業孵化器已經運營多年,但是一直以收取物業管理費為主,沒有大膽在持股孵化上進行突破,這讓許多初創型的科技企業感到支持力度不夠。
  “當時我們孵化器手上有著巨額的資金,并號稱北京最大的天使投資人,但投來投去每年就只能投下去那幾個項目。”鄭寶林反思道,其根源在于,北京的國有孵化基金在體制壓力下過于擔心風險,因此在投資上偏于謹慎,以保本為主要目的。
  這樣的保守心態讓鄭寶林們懊悔不已——本次創業板首批上市的6個北京企業當中,有3個當年與北控高科技孵化器的投資擦肩而過。
  “如果我們當時投資樂普醫療(300003),只需要500萬元,而現在它在創業板的市值高達4.5億元。”鄭寶林回憶道,在當時對樂普醫療進行投資審查的時候,8個評審官員只有鄭一個人同意對其進行投資,“因為當時這家企業還處于虧損狀態,大家都覺得風險太大,擔心丟烏紗帽。”
  但在無錫,鄭寶林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景象,這里的政府正在以國內罕見的數量進行持股孵化,就其投資項目數量上來看,無錫政府很可能已經成為國內最大的天使投資者。目前,無錫的“530”企業落戶數量已經接近1000個——其中大部分接受了政府的持股孵化,其規模在全國是十分罕見的。
  在中國,天使投資是一個典型的市場失靈領域。中國的PE、VC雖然近年來發展迅猛,但由于種種原因,天使投資市場一直發育緩慢,并沒有形成完整的產業鏈,這在某種程度上大大阻礙了中國中小科技企業的孵化。
  “以無錫尚德為藍本的人才引進模式,其核心是政府作為投資者介入科技創業者的早期項目,并在企業將要成功時適時退出,在尚德成功的過程當中,政府扮演了投資者和服務者的角色。”無錫人事局局長戴錫生指出。
  “我總結出來一個新的模式叫組合模式,我們把這個模式叫做無錫模式。希望大家對無錫的模式要認真探討一下。”鄭寶林總結道,在他眼里,以持股孵化為核心展開的為創業者量身打造的系統性服務,才是無錫真正可怕的地方。
  2.無錫的“530”計劃
  “無錫市委書記楊衛澤那時找到我,希望我能夠幫忙牽線搭橋,請一批在硅谷的華人過來看看。”硅谷某華人工程師協會的負責人回憶起2006年無錫第一次到硅谷去吸引人才的場景——那時無錫在硅谷知名度很低,很少有海外華人會想到有一天會到這里創業,大部分華人似乎只聽說過中關村和上海張江。
  場面談不上十分熱烈,花了相當大的功夫,才組織了一小部分在硅谷的華人過來參加,許多人抱著過來看看的心態。
  不過,許多華人科學家還是對無錫的大手筆留下深刻印象。在這次會議上,無錫市委書記楊衛澤向海外華人們詳細介紹了無錫的“530計劃”。
  2006年春,時任江蘇省委書記的李源潮在無錫考察時,對無錫尚德的成功留下了深刻印象。發現了海歸人才在科技創業中的特殊爆發力,提出江蘇要在5年內引進100個海外領軍創業人才。
  無錫市委市政府隨即制定推出了旨在5年內引進30名領軍型海外留學歸國創業人才的“530”計劃,并于當年5月在北美舉行首次“530”計劃推介會。
  “530”計劃的核心內容是“三個100、兩個300”,即政府向創業者提供100萬元人民幣的創業啟動資金,不少于100平方米的工作場所,不少于100平方米住房公寓;根據項目情況提供不低于300萬元的風投資金,不低于300萬元的資金擔保。此外,還給予安家費補貼等。
  尚德成功帶來的榜樣效應,大大提升了無錫的科技創業熱情,在此之后,無錫的主要領導到海外吸引人才幾乎言必稱尚德,而復制尚德,成了無錫政府最為熱衷的事業。
  在這背后,則更多的是土地枯竭、發展模式滯后所帶來的無奈。長三角各地在多年的招商引資大戰中,爭相出讓稅收、土地等優惠政策,這讓經濟的可持續性發展大打折扣。
  根據無錫有關部門的統計,目前無錫工業和城鎮開發建設面積占區域面積比例已高達30%,經濟社會發展和資源空間有限之間的矛盾已十分突出。此外,無錫存在著產業結構偏重、產業層次偏低、單位面積污染負荷超過環境承載能力等問題,這些都成為制約其進一步發展的重要因素。
  “我在硅谷待了多年,美國是一個典型的小政府,大市場的社會,創業型科技企業的融資問題,一律由市場自行解決。”后來來到無錫創業的矽鼎科技公司的董事長陳海雷告訴記者。
  2008年初,45歲的陳海雷第一次在硅谷見到了正在美國攬才的無錫市委書記楊衛澤,與楊衛澤的一番對話徹底改變了陳海雷對國內政府官員的原有印象。
  “他很有耐心地傾聽和了解我的項目,在此之前,我很難想象國內的政府官員能夠對高科技產業如此了解。”陳海雷回憶道,當時,楊衛澤熱情地向他發出邀請:“歡迎到無錫來看看,開創一番事業。”
  “當地政府在招待我們時只提供了10元一份的盒飯,但我們能感到,他們對高科技海歸確實是發自內心地歡迎。”陳海雷舉例說道,無錫政府有一支十分成熟的創業服務團隊,而當地政府成功運作過尚德這樣的大項目,經驗豐富,這讓他們十分放心。
  這次考察讓陳海雷看出中國政府和美國政府在對待高科技產業政策上的不同,“高科技產業是典型的高投入、見效慢的行業,需要政府的力量來幫助創業企業躲避經濟周期的打擊。而中國政府在扶持力度上,顯然要遠遠大于美國。”
  2008年8月,包括陳海雷在內的4名硅谷資深科學家組成的創業團隊正式落戶無錫,研發新一代3G上網設備。
  當地政府提供了100萬的免費啟動資金,并由市、開發區兩級政府風投公司提供了數百萬元的風險投資金入股,一年之后,矽鼎科技又獲得了政府提供的500萬元貼息貸款。
  “無錫的做法反映出一些地方政府開始將工作重心由招商引資轉向招才引智上,這無疑順應了當下中國經濟的大形勢。”中國與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中國歐美同學會副會長王輝耀告訴記者——他曾經多次參與中組部的人才引進計劃制定。
  3. 項目篩選體系
  政府如何批量篩選科技創業項目?
  這是一個復雜而精心設計的評選體系。
  創業者如果希望申請無錫的優惠政策,先要在網上申報,然后向“530”評審辦公室遞交一份詳細的創業計劃書。然后每一個創業計劃都會得到一個代碼,創業者將被要求隱匿姓名,封閉接受評審,以保證評審的公平性。
  在第一輪的科技評審中,無錫市政府會從科技部調用863項目組的專家,從技術角度論證該項目的可行性。在這一階段,專家們會拿到創業者的項目材料,對申請者的專利狀況、技術在行業的地位等指標進行評估。
  而第二輪的綜合評審則會邀請一些無錫本地較成功的企業家,以及經驗豐富的風險投資機構,還有注冊會計師——他們將集中考量創業項目的市場前景。
  “在這一階段,我們會對許多激情澎湃的創業者說NO,盡管他們擁有很好的技術。”無錫市一名參與評審的國有風投負責人告訴記者,科技創業企業的產業化、商業化前景往往比其技術本身的先進與否更加重要。
  在這一階段,每個項目將會有5位專家參與評審,每個專家打分的權重一樣。
  除了評判創業者的技術前景,評審小組甚至還會對創業者的團隊組合、創業者的個人素質進行評估。“決定一個科技創業項目最終成敗的往往不是技術,而是創業者的綜合素養。”
  上述無錫國有風投負責人表示,這些年來他們痛心地看到許多優秀的科技項目,因為團隊的分崩離析而最終夭折,因此必須在這一環節妥善把關。
  在這一階段結束后,評審委員會將要求創業者親自來到無錫,在政府、國有風投等機構面前進行項目路演,詳細介紹該項目的創業前景。
  經過這幾輪評審,創業者的投資項目會得到一個最終的評估分數,然后將這些項目分為A、B、C、D四個等級——等級越高意味著其可以得到的政府支持力度越大。
  其中級別最高的A類項目可以獲得100萬人民幣的創業啟動資金,不少于100平方米的工作場所,不少于100平方米住房公寓,根據項目情況提供不低于300萬元的風投資金,不低于300萬元的資金擔保。此外,還給予安家費補貼等。
  憑借這套嚴密的體系,無錫的530計劃被認為是國內最專業的科技創業項目評選體制之一。
  “我當時就是被這樣的一套評審體系打動的。”無錫漢和航空公司總經理沈建平告訴記者,這樣一套嚴格而專業的評審過程,讓創業者對于無錫政府產生出了高度的信任感。
  在此之前,沈建平的無人駕駛直升機項目曾經在上海運行了3年,卻一直未獲重視。此后,他和弟弟一同申報了無錫的“530”計劃。
  此后,無錫政府派出專人到上海秘密考察他們的直升機項目。并在扶持資金投放之前,要求沈建平自己準備不少于國有出資的啟動資金。“他們這樣做是為了防止有創業者騙取扶持資金。”沈建平指出。
  不過讓當地政府意想不到的是,經過密集的海外推廣,申報無錫530計劃的創業者數量出現井噴式增長。僅2009年,就有1400個創業計劃申報,項目團隊人數近7000。
  4. 國資退出機制
  大量科技創業企業落戶無錫的一個顯著結果是,大大加強了無錫對外地創投資本的吸引力。
  記者從無錫金融辦了解到,今年以來,無錫通過旗下國聯集團、無錫產業發展集團兩大國資平臺,成立了紅土創投、德同國聯等10只創投基金,以約2億元額度的引導基金吸引形成了近19億元的基金規模。
  這些基金由無錫國聯、無錫產業發展集團和昆吾九鼎、深圳創投等外地知名創投企業合資成立。其中有國內第一家物聯網產業投資基金,專門投資國內剛剛興起的物聯網、傳感網產業。
  “我們之所以愿意和無錫合資成立基金,便是看中無錫豐富的創業企業資源,這為我們下一步的投資提供了一個優質的投放群體。”國內某知名創投企業的一名投資經理表示,這些基金將重點投資于無錫本地的優質科技創業項目。
  當大量國有創投機構開始介入落戶無錫的科技創業企業后,國資的退出機制,也一并被提上了日程。
  在無錫尚德的上市過程中,無錫的國有資本于尚德上市前適時退出,這在很大程度上保證了無錫尚德海外紅籌上市的成功。
  這一舉動在一時被業界傳為美談,無錫政府在業界留下了不與民爭利的印象。不過,除去海外紅籌上市的影響,國資在上市前退出模式,或許很難得到大規模的推廣。
  “我們投資了大量的初創型企業,這些企業的風險是很大的,而且投資周期很長,所以理想狀況下我們需要通過一些成熟的企業上市的來保證整個國有創投的盈利。”無錫新區創新創業投資集團總經理于波跟記者說。
  然而一個現實的問題在于,今年6月19日頒布的《境內證券市場轉持部分國有股充實全國社會保障基金實施辦法》規定,凡在國內IPO的含國有股股份有限公司,均須按IPO實際發行股份數量的10%將股份有限公司部分國有股轉由社保基金會持有;若國有股東持股數量少于10%的,按實際持股數量轉持。
  這一規定極大地打擊了地方創投企業投資的積極性。這讓許多國有創投企業開始猶豫重啟國資上市前退出計劃。
  “如果國有企業IPO時10%的股份劃轉全國社保的規定仍然沒有改變的話,我想我們會選擇在上市前退出國有股份。”于波分析道,“我們公司當年在尚德上市前退出股份,尚且獲得了17倍的盈利,而如果上市時劃轉給社保的話,我們地方創投連最基本的盈利都無法保障。”
  目前,國內尚沒有任何一個國有PE管理辦法出臺,現存的國有PE管理仍需按照其它工業事業國企的條例管理,在這很大程度上導致了對地方國有創投企業的束縛。
  目前,上市仍然是創投眼中最為黃金的退出方式。雖然今年創業板如期推出,但漫長的上市等待期成為風投企業的噩夢。
  記者從無錫市委了解到,無錫近期正準備籌建一家產權交易所——這座交易所在很大程度上是為無錫的創業投資企業提供另一種退出通道。
  產權交易所的建立將大大有利于中小科技型創業企業在股權轉讓、知識產權出讓、二手專利出售等方面的交易,這給一些沒有機會上市的企業提供了更多的發展空間。
  “無錫的基本經驗是:政府‘有形之手’助推科技創業創新;把創新資源化為城市轉型資本,以人才集聚帶動新興產業集群。”無錫人事局局長戴錫生總結道。
  在此之前,一些地方政府扶持新興科技產業,往往將大量的扶持資金投入少數幾家國有企業身上,例如上海在IT上重點扶持了上廣電、中芯國際等企業,在新能源上則扶持了上海電氣環保集團、上海太陽能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申能新能源投資有限公司、上海電力實業總公司、上海汽車等大型國有集團。
  “我們這些年來總結出一個怪現象,越是國家扶持力度大的企業,最后產出的效果往往越是糟糕,而一些國家沒有怎么扶持的企業,最后反而做出了很好的產品。”工信部軟件與集成電路促進中心(CSIP)副主任邱善勤博士向記者反思道。
  在他看來,中國過去的扶持模式造成部分國有企業反而喪失了創新的積極性,感覺國家有義務給政策、給資金,部分企業在研發成果尚不明確的時候,就開始到處圈地圈錢,而不是將心思用在研發上。
  相比之下,以對無錫尚德的扶持為代表的國資有進有退、政府著重營造創業環境的做法,日漸成為長三角發展新型戰略產業的主流。
  5.“無錫模式”的政府邊界
  然而無錫模式也帶來了諸多問題和隱憂。“政府之手”的邊界如何劃定,成為了各方關注的焦點。
  “前幾年我們引進的部分項目更像基礎科研項目,而不能稱作創業項目。此類項目往往費錢費力,最終卻無法產業化,投資起來具有相當的風險。”無錫市一家國有創投機構的負責人表示,無錫需要的是可以迅速市場化,具有商業前景的科技項目。
  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是,無錫市政府要求各區縣,每年必須引進一定數量的科技創業企業,并與官員考核掛鉤,這雖然帶來了各級政府對引進科技創業人才高度重視,但也不可避免地產生了一定副作用。
  “一些區縣本來就只有那幾家企業,最后幾乎變成了政府的行政指令,使許多本來質量不高的項目,變成了我們政府風投的必投項目。”上述無錫國有風投負責人指出,一些行政色彩往往會干預風投企業的正常投資邏輯。
  此外,落戶項目數量的井噴,也給無錫當地的國有風險投資機構帶來了較大的壓力。以無錫市創投集團為例,其手上投資項目總數高達200余個,這在全國的風險投資界,也是十分罕見的——對這些項目的日常管理、調研、評估將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隨著落戶項目總數的增加,不可避免地出現了一些創業者弄虛作假、騙取項目經費的事情。例如,有部分創業者在上海、蘇州、無錫、常州等多地注冊公司,反復騙取國家扶持資金。如何對此類公司進行事后監督、懲治,是擺在地方政府面前的一道緊迫的題目。
  此類項目的出現,增加了無錫政府和其旗下創投機構的系統性風險。在某種程度上,由無錫政府承擔起了早期項目較大的風險。
  “畢竟我們投的是國資,要對國有資產負責,要對納稅人負責。”這位國有風投負責人指出,根據以往的經驗,一家創業企業如果在3年之內經營狀況仍然沒有起色,之后就很難看到成功的希望了,因此當地的國有創投可能會對此類項目進行堅決的放棄、清算。
  目前,無錫市政府也正在發動一次針對前幾年落戶的科技創業企業的摸底、評估工作。
  “我們不能讓一些科技創業項目變成了釣魚工程,在發現某家企業風險很大、根本不可能成功的時候,要當機立斷地把它剝離、清算出去。”無錫新區創新創業投資集團總經理于波表示。
天尚行(TSH)提供上海注冊公司、代理記賬等專業服務,服務時間:周一至周六 | 節假日及夜間咨詢電話:13661511557,QQ咨詢:潘先生
徐匯總部:鄒小姐,金小姐,俞小姐,張先生,王小姐
免費咨詢電話:4006112633,021-34250670,手機: 18721039415,13611825713
QQ咨詢鄒小姐 金小姐 俞小姐 張先生 王小姐

上海代理記賬服務電話:021-61843616,34250672
地址:徐匯區零陵路899號飛洲國際廣場21C (地鐵1、4號線上海體育館1號出口)
浦東分部:茅小姐 馬小姐,周小姐
免費咨詢電話:4006112989,021-60525063,值班手機:13816908503,18021034708
QQ咨詢茅小姐 馬小姐 周小姐

地址:東方路818號眾城大廈1508室(九六廣場旁,地鐵2、4、6、9號線世紀大道站12號出口)
上海自貿區辦公地址:中國(上海)自由貿易實驗區馬吉路28號東華金融大廈2004室
新疆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