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咨詢電話:浦西:4006112633;浦東:4006112989.更多聯系方式請點擊“天尚行


上海天尚行是經上海市工商局核準登記,擁有財政局核發“代理記賬許可證”的專業權威的上海注冊公司代理服務機構,擁有幾千家公司注冊、代理記賬等企業投資及商務服務經驗。

注冊公司
現在所在的位置:上海注冊公司網 > 公司服務信息 > 正文

明星做生意的發展歷史

發布時間:2010-4-5 18:04:38

  如果我們把商人的身份作一個分類,我們聽過太多白手起家、貴人相助、子承父業、異軍突起的故事,卻很少有人去關注這樣一類創業者——明星。

        他們擁有臺前幕后的鮮花與掌聲,身邊總是圍繞著光環與流言。明星的身份,無疑讓他們省去了不少原始積累的麻煩,同時也帶給了他們無數的眼球與人氣。
        上天總是如此的公平,有帶來的,就有帶不來的:比如對市場搏殺殘酷性的認識,對商業理念的認知,日積月累的管理與營銷經驗,對財務知識的熟悉和運用自如。一旦明星們走上了獨立創業的道路,脫離了原本擅長的領域,其實他們面臨的問題與普通創業者并無二致,從與草根創業者們搶地盤,到另辟蹊徑、獨樹一幟;從開餐館、酒店的“玩票”,到越來越多地進入專業化領域、高端行業。這一切,折射出資本門檻的提高,也折射出現代商業理念不斷植入,對中國創業者們的影響。此時,明星們才算是真正與草根拉開了差距。這是社會的進化,更是商業的進化。
         他們首先是一名創業者,其次才是一位明星。而正是這樣的經營智慧,這樣的人生轉變,才是值得我們去借鑒與深思的。
 萌芽期
        上世紀80年代的中國,在表面的安靜和克制下,已然涌動著商業的欲望和無序的騷動。
        當那些擁有常人無法企及的資源,卻依然被禁錮在體制內的演藝明星們,體味到這種欲望和騷動的時候,他們選擇了創業。只可惜,他們的生意模式往往太過簡單和蠻荒。在這個時期開公司的明星,80%都以失敗告終。最典型的莫過于劉曉慶。
全民公敵”劉曉慶
        劉曉慶大紅大紫的年代離現在有點遠。那時候,談論財富是羞恥的。于是,在1983年那本著名的自傳《我的路》里,劉曉慶大膽宣告:“我的每一分鐘都是用來賺錢的。”“在現代社會,金錢和富有是一個人能力的證明。”頓時掀起軒然大波。社會各界群起聲討,紛紛斥之以“拜金主義”、“墮落”。
        要知道在當時,電影演員還被視為“藝術工作者”。他們有“單位”,拍電影不拿片酬,只有固定工資。劉曉慶記不清第一次“走穴”是什么時候,卻記得當時對方開出的價碼是兩塊錢一場,算下來一天演上五六場,幾天下來就比她一個月工資還高。沒多久,她自己就當起了穴頭。這讓劉曉慶意識到,明星最大的資本就是名氣和人脈,而通過做生意,可以販賣這些無形資產,迅速轉化為有形財富。
        1991年底,劉曉慶正式投身商海。她的經營套路很簡單,就是販賣自己的名氣和人脈。
        以房地產公司為例。1994年,電視劇《武則天》讓劉曉慶再度紅極一時。同年,她就出版了《我的自白錄——從電影明星到億萬富姐兒》。這本“自白錄”僅標題就拍到108萬元,趁熱打鐵,劉曉慶通過各種媒體發布了她一攬子商業計劃,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龐大的房地產項目,“分布在深圳、上海、煙臺、昆明等地,投資過億的就有8個”。
        事實上,這是許多房地產商為“拿地”的政策性優惠巧立名目。幾乎所有劉曉慶名下的房地產項目都是別人以她的名義投入資金,而他們給劉曉慶的“好處”,“一個項目就在500萬到1000萬元之間”。
        按照這樣的運作理念,劉曉慶開公司一是自投資金;二是別人以資金、她以名義和肖像共同投入;三是一些商家將產品掛靠在她名下生產;四是為完成一筆生意臨時注冊。最早下海的劉曉慶因此獲得巨大的商業成功。1999年,劉曉慶登上當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第45位,號稱身家7000萬~9000萬美元。
        然而成也盛名,敗也盛名。劉曉慶毫不掩飾的野心、與時代格格不入的高傲、目空一切,使她招致無數雙眼睛的窺視。2002年6月,劉曉慶被指控“公司逃稅金額高達1458萬元”,隨即被捕入獄。一位和她相熟的朋友感嘆:“其實很多明星都逃稅,但她長久以來太高調了,不整她整誰?”
        此后,劉曉慶失去的不僅僅是422天的自由,還有她賴以為生的名聲。她的幾十處房產被強制變賣,公司一個個宣布破產。這段商業路,最終還是在全社會一面倒的嘲諷、謾罵和打壓中黯然結束。
 【鏈接】
        1991年,陳佩斯和父親陳強注冊大道影業公司,到1997年,大道影視一共投拍了6部電影,因為經營不善,叫好不叫座,辛苦一年,賬面利潤往往不過二三十萬元,以致陳佩斯把積蓄拿出來,把房子抵押出去,還扛不住,最后只能走穴攢錢。
        1997年,梁天、葛優和謝園以集體的力量開辦好萊西影視公司。浙江一家服裝企業用財力和他們的知名度結合在一起,以期創造出經濟效益。不料,隨著葛優的知名度與梁天、謝園逐步拉開距離,一起合作變得越來越困難。鬧到后來三人不得不分道揚鑣,各奔東西。
 蛻變期
        仿佛被釋放的瓶中精靈,上世紀90年代,不僅演藝明星,體育明星也掙脫了體制的束縛紛紛“下海”。他們依然小心翼翼。幸運的是,他們不僅趕上了上世紀90年代初的全民經商熱潮,更趕上了90年代中后期,商業思潮改變中國的契機。
        盡管成功仍不容易,時代前進的步伐已不可抗拒。那個蛻變的時代,屬于李寧。
李寧:完美蛻變
李寧的1988
        1988年漢城奧運會,李寧失掉了金牌。當被狂熱的民族情緒從浪尖拋到谷底,原先的鮮花和掌聲變成了無休止的責難。回國時,在機場拿著鮮花迎接李寧的,只有李經緯。
退役后,李寧沒在當官或是當教練中二選一。他成為健力寶總經理李經緯的特別助理。當時全民經商的熱潮正在興起。然而輿論對李寧這樣一位有著106塊金牌的體操王子“下海”,還是頗有微詞。
        盡管如此,李寧終于憑借自己的明星效應,促成有外資共同投資的健力寶運動服裝公司掛牌成立。他出任總經理。
李寧的1990
        牌子立起來了。怎樣打開市場?有過17年運動員生涯的李寧,馬上想到即將在北京舉行的第十一屆亞運會,想到備受矚目的亞運會火炬接力。
        要買斷火炬傳遞權,需要300萬美元。當時李寧的公司卻只能拿出250萬元。更毋論他的競爭對手還是日本富士、韓國三星這些鼎鼎大名的企業。一籌莫展之際,李寧調動他在國家體委的老關系,直接找到火炬處處長。
        他談到自己通過搞經濟發展體育的“下海”目的,談到“如果火炬接力的承辦權落到外國公司手里,那將是12億中國人的恥辱”,他甚至還扯到第一個將商業運作融入奧運會的尤伯羅斯,“這個唯利是圖的美國人唯獨把奧運火炬傳遞權留給了本國企業,難道在愛國主義面前,我們還比不上尤伯羅斯?”
         據說那位處長最后被李寧感動得幾度哽咽。火炬傳遞權花落李寧。李寧牌服裝更被選為亞運會指定服裝。整整一個月,2億人直接參與,25億中外觀眾從媒體上認識了健力寶和李寧牌。
這一戰如此關鍵。李寧從一個完全不懂經濟的體育明星,轉變為把手中資源運用到極致的商人。
        那種狂熱的民族情緒,李寧曾在運動生涯中深刻領會其威力,繼而在商業上靈活駕馭,為我所用。在混亂的市場經濟初期,在李寧牌尚且弱小的時候,這種以民族主義掛帥的戰法,在李寧以后數年贊助體育賽事的公關中屢試不爽。
 李寧的1994
        1994年,愈加成熟的李寧試圖明晰產權,脫離國有性質的健力寶自立門戶。他不斷地從健力寶公司贖買其所持李寧公司的股份,這個過程至1997年前后才全部結束。李寧完成了對公司股權的絕對控制。多年后,李寧牌扶搖直上,李經緯卻因為自身產權不清,最終失去了健力寶集團。
        這個結局有點諷刺。所謂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無論是抓住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企業明晰產權轉為獨立商業實體的契機,還是不斷累積民族感情助力李寧牌走上商業巔峰,李寧完成了從一個明星到一個商人的完美蛻變。
 【鏈接】
        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結束后,熊倪急流勇退下海經商,在長沙搞了一個“熊倪牌”的服飾品牌,做休閑類服裝。可惜不到兩年時間,他就全盤皆輸,工廠倒閉,專賣點紛紛關門。
        1998年,李小雙辦起體育服裝公司,剛開始名聲在外,最后也落得無聲無息。
 
 進化期
        姚明是一個橫空出世的標志。他標志著當整個社會進入商業時代,明星效應本身就足以形成一個財富產業鏈。于是,專業化團隊的運作、資本的進入……種種商業力量推動著明星成為市場的主體、資本的新貴。
姚明:他和他們的王朝
        在姚之隊之前,中國從來沒有一個團隊如此專業,如此專一地去挖掘和開發一個明星的商業價值。
        姚明生逢其時。2001年之前,他只是一個有著優秀潛質的籃球運動員,稱不上極具商業價值的品牌。姚之隊成立后一切開始改觀。將姚明引入NBA,就是姚之隊進行“姚明”品牌運作的一項創舉。
        姚之隊共有6人,領頭人是姚明的表姐夫章明基。他是芝加哥大學的MBA,他為姚之隊設計了一個近乎完美的組織架構:美國著名的BDA體育管理公司總裁比爾•達菲是姚明的美方經紀人;芝加哥大學商學院副院長約翰•海金格負責商業推廣;比爾•桑德斯是市場專家:章明基本人則主要負責姚明在中國的商業談判;協助章明基的中方經紀人是陸浩;王曉鵬是一名律師。
        縱觀下來,姚之隊的成員幾乎都是進行品牌運籌、投資經營、公眾形象策劃的高人,而且中美結合、非常全面,盡管成員之間有著明確分工,但他們都直接對姚明負責,依靠每周一次的電話會議協調溝通。
        譬如姚明的商業代言。姚明剛剛登陸NBA,就有500家以上的公司排隊等著姚明簽約。這涉及篩選問題。姚之隊委托芝加哥大學商學院的新產品戰略管理實驗室為姚明做市場調研。隨后,“姚明”的品牌形象被姚之隊定位為:一個球技精湛、朝氣蓬勃并有社會責任心的中國新青年。
        在這個原則指導下,當研討一份商業合約時,姚之隊所有成員將從自己的專業角度給出專業意見,對合約的內容、收益、影響做出全面評估,最后大家商討決定,章明基擁有最后決策權。而一旦確定要談合約,姚之隊還要對所代言產品做全面的市場調查,并以數學模型分析,章明基稱“這一項就要花出去十幾萬美元”。
       正因為這種嚴格,當時姚之隊放棄了3000萬美元以上的品牌代言——相當于姚明當時工資的好幾倍,而是精心為姚明挑選了VISA信用卡、蘋果電腦、百事可樂、銳步、麥當勞、中國聯通等著名品牌。與此同時,有助于提升姚明形象的無報酬公益廣告,如艾滋病公益宣傳、野生動物救助協會廣告,姚之隊鼓勵姚明積極參加。
        據不完全統計,姚明代言過至少14種品牌,其形象非但從未受過影響,反而愈加光大,個人價值急劇上升。
        不過,確立姚明NBA代言人的地位還只是姚之隊的短期戰略目標。他們的長期戰略目標是把姚明塑造成與飛人喬丹平起平坐的商業巨星。這就必須考慮到運動員的商業價值和運動生命周期的關系。為此,2007年,姚之隊開始對“姚明”品牌去運動化轉型。
        在姚之隊的指導下,2005年,姚明沒花一分錢只出一個“姚”字入股休斯頓“姚餐廳”;2006年,參股巨鯨音樂網;2008年,在北京投資興建四星級酒店;2009年夏天,姚明成為上海大鯊魚男籃隊的新老板。
        這種種活動都沒有突出或籃球或NBA的標志,而是更為泛社會化與“姚明化”。目前姚明的資產已超過7億元人民幣,在《福布斯》中國名人榜上排名第一。
        顯然,“姚明”兩個字已經越來越具符號價值與意義。如果說姚明的成功中蘊涵著某種深刻的游戲規則,那么姚之隊就是深諳游戲規則的操盤手。它讓我們看到一個專業化團隊在明星財富鏈運作上的巨大力量。
樣本:資本的助力讓明星生意找到了更堅實的支點。
李靜:紅杉幫幫忙
        采訪過李靜的記者說,她是一個最不像創業者的創業者。在東方風行公司,她的官方稱謂不是“李總”,而是“靜姐”。面對商業類雜志的采訪,她甚至會表現出一種抗拒。可是她的東方風行在國內電視節目制作公司中,規模和收入僅次于王長田的光線傳媒。她旗下包括《超級訪問》、《美麗俏佳人》、《情感方程式》等多檔節目,僅靠內容銷售和廣告,年利潤近千萬元。
        梳理李靜的創業史,前半場和商業的重合痕跡并不很明顯。2000年,李靜拉上妹妹和一個老同學,再加上戴軍,四人制作出《超級訪問》。主持人李靜紅了,可就是沒錢。當時電視節目跟電視劇不一樣,電視劇拍完一次性賣給電視臺,拍到中間沒錢了還可以選擇不拍。電視節目要先和電視臺簽約,節目免費提供,電視臺則給你幾分鐘貼片廣告,管你賣廣告賺不賺錢,你必須一直錄下去。所以李靜每周都為下周制作節目的費用焦慮。最落魄的時候,她外債200多萬元。
        后來窮極思變,她跑去跟電視臺談判:5分鐘的貼片廣告全給電視臺,只把其中30秒作價付費給李靜。對電視臺來說,這是個穩賺不賠的買賣。節目收視率高,廣告收入進賬,收視率低,直接下檔。電視臺同意試一試,每期節目給李靜這邊2000塊錢。就這樣,李靜成了全國第一個把節目賣給電視臺的人,這一賣還賣了50個臺,一期成本3萬元的節目能賣10萬元。制作不愁了,很快,收視率節節上升的《超級訪問》還拉到了大紅鷹的冠名。
        買節目的電視臺不樂意了。可這時李靜已經有了賣方市場的底氣。憑著自己的商業方向感,她找到了一種賣節目的新思路。不過,這還遠遠算不上成熟的商業模式。
        讓李靜由明星主持人和節目制作人徹底轉型成為商人的契機發生在2007年。當時,李靜的東方風行旗下已經有包括《超級訪問》、《美麗俏佳人》、《情感方程式》等多檔節目,華誼兄弟傳媒表示出濃厚的收購興趣,也正是這時候,李靜在飯局上認識了紅杉資本中國創始和執行合伙人沈南鵬。她最終選擇了與紅杉合作。
        之后,李靜確立了以節目內容為支撐,發展自有品牌和商品零售的模式。而這正是出于沈南鵬的建議。沈南鵬先幫助李靜成立了東方風行商貿有限公司,與之前的東方風行傳媒公司獨立運作核算;然后建設樂蜂網,搭建起電子商務的平臺。李靜不懂電子商務,沈南鵬就為她挖來了百思買的運營總監負責樂蜂網的管理和運作;李靜對毛利率等財務數據全無概念,沈南鵬就為她推薦了財務總監……
        李靜自有品牌J-plus的第一款主打產品精油就是一個成功的操作案例。先是在她主持的《美麗俏佳人》上陸續播出精油專題,介紹精油的各種用法,進行市場預熱,然后該款精油登錄樂蜂網進行銷售。2009年,該款精油的銷售額就已達到幾百萬元。由于是自有品牌,據稱J-plus的毛利率可達40%以上。
        最近,沈南鵬還將李靜推去了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除了李靜天生的商業方向感外,應該說正是沈南鵬的加入和專業規劃,讓李靜得以真正從商業角度調整并發展自己的公司。她沒讓沈南鵬失望。2009年,東方風行傳媒成為“為數不多的投資人投資后第一年,實際實現業績超過當初給投資人提供的財務預測的中國公司之一”。
        說到電視制作人和主持明星創業,李靜的“前輩”楊瀾同樣借力資本,其商業之路卻遠比李靜坎坷。
        丈夫吳征就是楊瀾的“投資人”。他們一起創辦陽光衛視,原本準備通過觀眾付費和廣告收入兩種途徑實現盈利。這種模式在中國卻太超前,陽光衛視開播三年虧損資金超過2億港元,楊瀾只能忍痛轉手。接下來,楊瀾夫婦進行了一系列收購和資本運作,計劃打造跨媒體平臺。問題在于這些項目間缺少內在聯系和核心驅動力,所謂的規模根本無法帶來收益。
        關鍵時候,丈夫吳征無疑是楊瀾最堅定的支持者。資本沒有棄楊瀾而去。
        后來楊瀾決定重做電視節目——《天下女人》,將職業女性作為自己的受眾群。圍繞這個定位,楊瀾自己在職業女性領域的影響力才得以完全發揮,陽光媒體紛繁復雜的業務才找到了支點。
        通過作為重要樞紐的“天女網”,楊瀾得以整合電視、電子雜志等資源,打造一個中國職場女性的多媒體社區;楊瀾還在嘗試與中信銀行共同推出中信女性信用卡,準備與中糧集團共同開發針對女性的葡萄酒產品……
        李靜和楊瀾的人生經歷各不相同,最后重合于節目制作人和主持人身份上,商業路徑則是一個向外擴散一個向內深耕、一個無限延展一個致力精準,因為有了資本助力,最后殊途同歸地通向成功。
 爆發期
        當商業的力量和明星效應日益交融,明星漸漸不再滿足于被推動。從立足專業、衍生產業到管理的創新,明星開始了自我進化,在爭議中成長,在成長中爆發。
        樣本:他原本只是出版價值鏈當中的一環,但他現在成了自行編織產業鏈條的人。
郭敬明:獨立日
        關于郭敬明的消息,從出道時的抄襲風波,到出版小時代系列狂秀奢侈品,再到觀看頂級大牌走秀坐前排,似乎都被放到了娛樂版。明星的光環模糊了他作家的身份,更讓人想不起他早已悄然轉型——資深業內人士估計,郭敬明主編的《最小說》的月銷量大約在30萬冊左右,每年能賺1000萬元。而《最小說》系列刊物,已經占有青春主題雜志書市場份額的83%。
        他原本只是出版價值鏈當中的一環,但他現在成了自行編織產業鏈條的人。
        郭敬明以“新概念作文大賽”出道,成為春風文藝出版社的簽約作者。2004年,他牽頭成立雜志書《島》的工作室,向春風文藝出版社提供內容。2006年8月,他結束與春風的合作,轉而跟長江文藝出版社合資設立上海柯艾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郭占控股權,并出任公司董事長,合作策劃青春雜志《最小說》。他與長江文藝出版社之間的合作被定位為“公司和公司、團隊和團隊”的強強聯手,而不再是出版社和一名作家之間的關系。
        《最小說》出現之前,國內現有青春雜志表現平平,《最小說》定位稱得上精準:放大十幾二十歲的青少年的成長歷程,引起同年齡段的郭敬明粉絲的共鳴。其選題的策劃、定位、包裝方式都堪稱流水線生產。
        2009年,《最小說》又推出增刊《最漫畫》、《最映刻》、《I WANT》,每個月分上半月刊、下半月刊分別捆綁上市,以12.8元的低價零售,主攻學生市場,也是要把這個市場一網打盡的意思。
        粉絲們對郭敬明的崇拜完全符合著名書商路金波曾提出的“非理性崇拜”:“韓寒的書,就算里面是白紙,我們把它塑封了也能賣10萬冊——很多人就是沖著韓寒這個名字去買的。”把韓寒的名字替換成郭敬明,公式一樣成立。
        “內容為王”的雜志顯然不能依靠郭敬明一個人。郭敬明的作者是批量發掘的。
         郭敬明以《最小說》為平臺,舉辦“The Next-文學之新”全國新人選拔賽,采用“超女”模式進行海選,PK,吸引了6萬多名參賽選手前后近15萬篇參賽稿件,然后以公司名義跟他們簽約,出版,并親自在自己博客上為新人們造勢、帶他們參加節目。
         2009年郭敬明進賬的1700萬元收入里,只有20%是他的個人版稅,更大的部分來自柯艾的利潤分成。從長遠來看,類似的圈人運動將幫助柯艾形成循環壟斷。
        從自己給青少年讀者寫小說到提供雜志平臺讓青少年讀者寫小說,郭敬明認為這是自己第一步成功的外延擴張。在他的規劃里,搶奪終端已在考慮中。他希望《最小說》的限量發售、柯艾作家團隊的簽售等諸多營銷方式可以在未來的柯艾門店里進行。
        既然成為了商人,郭敬明還有一重身份自然是管理者。這個身份似乎不如前幾件“馬甲”那樣光鮮。據說他十分強勢:“你可以參考他們的意見,但是永遠不要聽別人的,就是你自己做決定就行了,一定要強勢。”他的強勢甚至導致了最早的創業伙伴率領部分編輯團隊集體出走,創辦了與《最小說》同類的競爭雜志《花與愛麗絲》。
        不甘于只做一張被人打來打去的“大牌”,最終自己掌握出版鏈條主動權,計劃擺脫終端的支持以完全自立,在管理上又似乎顯露出急于證明自己的尷尬敗筆,郭敬明的面目在明星的光環下、大眾的誤讀與爭議中有些模糊不清。
        但是,或許是我們自顧把印象停留在他“45度仰望天空”的青澀時代,真的小看了這個開始長大要求獨立的“孩子”。
        樣本:既有中國傳統老戲班的情分、做派,又引入了現代企業的管理制度,這就是德云社的生存之道。
郭德剛:德云社家規
        總有人質疑德云社的管理。的確,這與一般企業大不相同,這可算是郭德綱的“創新”。郭德綱是德云社的一家之長。
        德云社的前身是北京相聲大會,說白了就是一盤散沙,2005年紅了郭德綱,想再發展,成立公司就成了必然。可要從草臺班子變成公司,這個轉變不容易。
         首當其沖就是管人難。沒開過公司沒辦過企業,怎么管人?不知道。后來生搬硬抄,把規章制度一條一條列出來,也不行。譬如一直以來,演員對工資的理解就是勞務費,被電視臺請去做節目,對方直接給的就是勞務費,不會給你講這是不是上過稅的。但公司運作后,演員每個月拿工資都必須要扣稅,一些演員就不干了。這怎么行?
          索性,郭德綱就真成了“家長”。
          2006年開始,郭德綱面向社會招收學員,開辦學員班、培訓班,完全按照傳統的民間戲班的方式來培養和教導學生,“兩年一科,第一科是‘云’字科,第二科是‘鶴’字科,第三科是‘九’,第四科是‘霄’,連起來就是‘云鶴九霄’。”
         既然是老戲班的做派,自然有老戲班的規矩。德云社從最初的三、五人到今天的四十來人,除了經紀人王海、老搭檔于謙和最初的創始人張文順以及李菁等之外,其余的成員幾乎都是郭德綱的徒弟或干兒子。
        郭德綱不無得意地說:“我徒弟都是于謙干兒子,于謙干兒子都是我徒弟;徐德亮、張德武是張文順的徒弟;高峰是張文順的干兒子;張文順給我捧哏這么多年,李菁、高峰也是跟我多年的師兄弟,李菁的徒弟又是我干兒子。”
        這樣一環套一環的人際關系,就相當于德云社的公司架構。而對郭德綱來說,所謂公司管理就是一家人在一起過日子。這在某種程度上起到了籠絡人心的作用。
        當然,德云社里絕對是“家長”郭德綱說了算,“藝術圈最主要的一條就是,你比我強,我才能聽你的,你什么都不會你管我,我不會聽你的。”
        這反過來又刺激了郭德綱必須讓“孩兒們”信服。于是,德云社誕生了自己的智囊團——創作班底。“為自己整理素材,挖掘和整理傳統節目,包括我們寫的戲之類的,這一塊是由我們德云社的秀才徐德亮負責,他帶著一撥人在從事創作,確保創作能夠跟得上,不斷能出好段子。”
        背靠師父郭德綱這棵大樹,又有了好段子,德云社里有些演員開始頻繁在社會上出席各種活動及演出,甚至在中央電視臺、北京電視臺做起節目主持人,有些也已是“小腕”了。這就是郭德綱對徒弟的培養和提攜。
        這時候再談制度就好辦了。在德云社里,“有的演出是拿月工資的,有的是用每場的酬勞計付的。”而對于給演員安排的場次,由公司考慮到個人收入的平衡統一編排。
        與此同時,正是自己的明星號召力與成批成“腕”的徒弟們,讓郭德綱有可能開始打造德云社的產業化鏈條。
 明星生意經
 產業深耕型
代表人物:趙本山
        從超級明星到掌門人,再到娛樂創業家,趙本山是為數不多的跨界典范。
        他的產業鏈很簡單——把經營劇團跟經營劇場結合起來,打造一個統一的品牌——“劉老根大舞臺”;用電視劇和電視節目包裝二人轉演員,演員成名人了,為“劉老根大舞臺”吸引更多觀眾,帶來不斷上漲的上座率,進而連鎖經營。
 純屬賺錢型
代表人物:周星馳
        2009年6月18日,在香港創業板上市的一家公司的地產收購公告引起了諸多媒體的關注,在收購的背后,一個不為人所熟知的資本小鱷——周星馳,走進了人們的視線中。自從1990年,周星馳在港擁有了自己的第一套房后,便在2004年起做起了“炒地皮”生意,而且一發不可收。據說星爺已經累積了近5億元的地產,而他平常拍戲之外的事情,就是帶著墨鏡、騎著單車,在香港中環一帶“踩盤”。
自創潮牌型
 代表人物:陳冠希
        陳冠希自創的CLOT公司號稱“中國第一潮牌”,擁有自己完整的產業鏈,包括服裝店、服裝品牌、公關公司和演藝經紀公司,目前已經在香港、吉隆坡、上海有3家專賣店,并即將在上海和臺北開設新店。
        陳冠希本身被視為“潮人”代表,為了宣傳個人品牌,陳冠希大力運用了自己的資源和優勢。比如利用自己的名氣或是品牌代言人的優勢,使CLOT得以和一些國際著名品牌聯手推出的限量產品——與NIKE合作的鞋款“死亡之吻”,和LEVIS合作牛仔褲、限量版小熊玩偶。所有合作限量產品,銷售率達到95%。
        出席各種活動時,陳冠希常常穿上CLOT的衣服充當活廣告,而且拍照時往往會擺出表達Clot的C手型。
        他還大力促成CLOT為跨國品牌舉辦產品推廣派對和創意策劃,其客戶不局限于服裝品牌,還包括COACH、軒尼詩這樣的時尚品牌。正是這些活動反復塑造了陳冠希和CLOT的品牌形象。
        “艷照門”事件對陳冠希影響極大,但其“潮人”的名頭卻并沒有動搖,令人無語的是,陳就“艷照門”道歉時的衣著還成為大眾追捧對象,特別是那天的“出庭款”——LEVI’S*CLOT合作超爆后袋燙金LOGO牛仔褲。
傳授技藝型
代表人物:毛戈平
        毛戈平成名于《武則天》中為劉曉慶的化妝,之后順理成章地辦起了化妝學校。明星學校往往面臨一個問題:學員出路。
         毛戈平的學校能夠解決這個問題。他的學員成為了毛戈平的自創彩妝品牌MGPIN專業導購的穩定來源。而因為以專業的彩妝師代替普通營業員的模式,賣產品的同時還賣化妝技巧,品牌附加值得以提升,MGPIN在一些百貨商店已經突破年營業額千萬元。這個數字盡管在歐美品牌看來只能算是中流,但對亞洲品牌而言卻意義非凡。
        一面解決學員就業,一面讓學員成為MGPIN的殺手锏,毛戈平可謂一箭雙雕。
傳統行業型
代表人物:任泉
        據說在北京、上海,明星餐館、酒吧接近百家。任泉算其中的成功人士,其在上海的川菜館已經開出了第6家。
        明星餐館一般是借助明星打出知名度,同時圈內朋友也會不時捧場。但這種單純模式的軟肋是:當靠前面兩點優勢帶來的新鮮感慢慢褪色時,當顧客數量接近飽和時,如何繼續?所以明星餐館、酒吧開得快,垮得也多。
 自娛自樂型
代表人物:劉孜
        劉孜是Pampers高級寵物店的老板,因為自己喜歡寵物。她也是意大利家居品牌Kartell的代理商,因為家居設計也是她的愛好之一。當初為爭取代理權,專業背景和經驗方面并沒有優勢的劉孜,想到了用拍攝一部紀錄片的方式向Kartell意大利總部展示她在燕莎商圈“官舍”的店面選址。
        像劉孜這樣跨界玩票的明星不在少數,項目賺錢與否對她們來說不算很重要,如劉所說:“經商不是我的目的,是一個途徑,目的是讓我更簡單地生活。”
 跟風忽悠型
孫悅
        聽說某某明星開餐館賺了錢,好,咱們就開飯館酒吧去。不就是憑名氣嗎?他行我也行。于是,孫悅開了餃子館,田震就在附近辦起“湘園”餐館;侯躍華有家茶樓,那英有個“花園餐廳”;陳佩斯在繁華的知春里路段辦起了餐館,馮小剛也在不遠處開了家“不見不散”茶餐廳;解曉東這邊是“沒完沒了”酒吧,臧天朔那邊是“朋友”酒吧,李玲玉還有個“夏威夷”酒吧;任泉把“土豆燉茄子”從北京賣到上海,騰格爾把內蒙小吃從北京賣到西安……
呂麗萍
        聽說辦學校掙錢,呂麗萍的群星藝術學校,胡兵、瞿穎的模特培訓學校,熊倪的跳水學校,范冰冰的影視藝術培訓學校,陳愛蓮的北京市愛蓮舞蹈學校一夜之間冒了出來,還有田華、杭天琪、陳娟紅、小香玉、張國立……頭上一夜間無不都多了個新頭銜——校長。
張國立、鄧婕夫婦
        又聽說搞影視賺錢——既有從業經驗和社會關系,又熟悉門路、輕車熟路——這么好的商機還愣著干嘛?于是,梁天搗弄出了賀歲片《防守反擊》,林瑞陽推出了電視劇《臥虎藏龍》,李修賢有《義蓋云天》,張國立、鄧婕有《康熙微服私訪》,朱時茂有《關懷》,譚曉燕、陳曉旭、陳佩斯、劉德華、王璐瑤……連徐靜蕾都要自導自演自任制片,不甘人后。
還聽說觸網也賺錢,譚詠麟、曾志偉、陳百祥、吳宗憲、姜昆、李驥……前仆后繼開始辦網站。
 
天尚行(TSH)提供上海注冊公司、代理記賬等專業服務,服務時間:周一至周六 | 節假日及夜間咨詢電話:13661511557,QQ咨詢:潘先生
徐匯總部:鄒小姐,金小姐,俞小姐,張先生,王小姐
免費咨詢電話:4006112633,021-34250670,手機: 18721039415,13611825713
QQ咨詢鄒小姐 金小姐 俞小姐 張先生 王小姐

上海代理記賬服務電話:021-61843616,34250672
地址:徐匯區零陵路899號飛洲國際廣場21C (地鐵1、4號線上海體育館1號出口)
浦東分部:茅小姐 馬小姐,周小姐
免費咨詢電話:4006112989,021-60525063,值班手機:13816908503,18021034708
QQ咨詢茅小姐 馬小姐 周小姐

地址:東方路818號眾城大廈1508室(九六廣場旁,地鐵2、4、6、9號線世紀大道站12號出口)
上海自貿區辦公地址:中國(上海)自由貿易實驗區馬吉路28號東華金融大廈2004室
新疆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