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咨詢電話:浦西:4006112633;浦東:4006112989.更多聯系方式請點擊“天尚行


上海天尚行是經上海市工商局核準登記,擁有財政局核發“代理記賬許可證”的專業權威的上海注冊公司代理服務機構,擁有幾千家公司注冊、代理記賬等企業投資及商務服務經驗。

注冊公司
現在所在的位置:上海注冊公司網 > 公司法律法規 > 正文

討債公司非常忙,有的靠談判有的耍手段

發布時間:2010-1-18 9:11:43

快過年了,“結賬”的日子也到了。欠人家錢的,要想盡辦法在春節前還給人家,被別人欠著錢的,也都會想辦法討要回來。

  記者從法院獲悉,當前和債務有關的官司增多,而因討債引發的案件也不少。還有一些債主為了迅速討債或者是由于其他特殊原因,他們選擇了尋求地下討債公司的幫助。
  那么,南京的討債市場究竟怎樣?這些討債公司究竟采取什么辦法幫人討債?記者就此展開了調查。
  南京的討債公司大體上有兩種,一種就是純粹的地下公司———派幾個小混混去嚇唬人家,還有一種號稱有證———在談判桌上要錢。
  這家地下的
  客戶倒是盈門
  借錢沒打欠條,求助討債公司
  “其實我是被逼的,為了要這8萬塊錢,我都8年沒有在家過年了,每年大年初一我就去他家堵人,可他就是不給。”1月16日上午,記者在南京一家“討債公司”,遇到了上門來求助的市民黃先生。
  黃先生告訴記者,他以前經營一家建材商店,手頭很寬裕。“許多朋友都向我借過錢,我想大家遇到急事,借錢幫朋友一把是應該的。”黃先生說,出于情面,他一般不會要求對方寫下欠條。“絕大多數朋友都會還錢,可我遇到了一個無賴,這個人借了我8萬,到現在怎么也要不到了。”
  黃先生說,10多年前,他最好的一個朋友借了他8萬塊錢做生意,可生意做起來了,這8萬塊錢卻不還了。“我以前每到過年前,都會去他家要錢,以前他倒還承認欠我錢,但就是說沒有錢還。其實他不缺錢,光南京的房子就有3套。”黃先生說,由于自己后來家里出了點事情,手頭經濟很緊張,為了能把這錢要回來,他從2001年開始,每年大年初一,都到這個朋友家要錢,可要了8年了,卻一分錢也沒有要到。
  “今年眼看又要過年了,我前些天向他要錢,這次他竟然翻臉了,說根本不少我錢。”黃先生說,由于當時也沒有借條,所以也沒有辦法走法律途徑,為了能討回這筆欠款,他才找到“討債公司”幫忙。“靠我自己肯定要不回來了,如果要回來這筆錢,哪怕我和他們對半分,我也認了。”
  對于黃先生的遭遇,這家“討債公司”負責人開始表示為難。“你沒有借條,我們也不好去討債的,這樣討債風險太大。”而當黃先生表示可以多支付傭金時,這位負責人則改變了口氣。“這樣吧,我們先簽個協議,我們幫你要要看,如果真的成功了,就按照五五分成,要不到我們不問你要一分錢傭金。”隨后,這位負責人和黃先生簽下了一份委托協議,而黃先生則把他那位賴賬不還朋友的單位、住址以及其老婆的單位、孩子所在的學校都告訴了這家“討債公司”。
  討債方法很多
  有時混混上門,有時死纏濫打
  在送走黃先生后,這位負責人接待了記者這位暗訪的“雇主”。記者謊稱一家私營企業老板欠了20萬業務款賴著不給。“那你們有手續嗎?這個事你來找我們,那就找對了。”于是這位負責人給記者介紹起了一起他們成功的討債案例。
  “你們是不懂討債技巧和方法,我們去了,肯定會讓他掏錢的,而且我們不會觸犯法律,我們把法律都研究很透徹了。”該負責人說,不久前,他們接了一個和記者類似的討債業務。“我們去了那家伙的公司四五次,他也沒有把我們放在眼里,后來,我們一下子帶了十幾個光頭,身上有刺青的小混混去了他家。”該負責人說,當時他們也沒有動手,只是拿出攝像機,攝像機里有這個人8歲兒子上學放學的照片。“他看完我們的攝像資料,臉都嚇白了,第二天就把欠我們委托人的錢還了。所以說,討債是需要方法的,如果你們自己能討到,我們就沒有辦法生存了。”這位負責人說,對付老賴,他們掌握的方法很多,總之會找到老賴的痛處,逼著他乖乖還錢。“有個做生意的也欠債不還,后來我調查發現他在外面有情人,我們就干脆做起婚外情調查,掌握證據后就和他攤牌,他也只有還錢了。”
  這位負責人為了讓記者相信他們,還透露出了他們參與討債的幾個主要手段。“我們公司有很多人才,有的人可以3天3夜不睡覺,這樣遇到需要纏住的對象,那我們就安排他出面,24小時跟著他,直到纏著讓對方實在受不了。有的有突發性疾病,比如羊角風什么的,遇到適當時候,讓他去討債,那樣幾次當著對方面發病,有的時候能取得很好的效果。還有的就是我們有許多道上的人,當然我們不是要他們去打架,主要是對付那種實在硬的人,你不給他點顏色看看,他是不會給錢的……”該負責人說,只要他們接下了委托人的單子,一定會用盡辦法幫委托人討債的。“如果討不到,那我們也白忙了,大家都要吃飯的。所以您放心,找我們你就等著回家收錢吧。”
  這家有證的拿的是啥證啊商賬追收師證書
  “我們不會靠暴力討債,我們有專門負責討債的商賬追收師,這個商賬追收師是獲得國家勞動部門資格認證的,商賬追收師討債主要是靠腦子。”在南京另一家“正規的討債公司”,該公司負責人則向記者講述了他們不一樣的討債業務。
  對于商賬追收師,這位負責人稱,他們公司的商賬追收師是我省第一個拿到資格證書的。“2006年4月,國家勞動和社會保障部推出了5種新職業,而商賬追收師名列其中。這是國家給討債公司一個合法的生存空間。所以我們當時就派出優秀員工到廣州參加全國商賬追收師培訓班,經過兩個月的培訓,我們的員工終于拿到了商賬追收師資格證書,這在我們江蘇還是第一個。”該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雖然拿到了這個商賬追收師證書,但由于國家對于討債還是沒有放開,所以他們并沒有大張旗鼓宣傳。
  “商賬追收業存在著巨大的市場需求。不少企業平均賬款拖欠天數超過90天,企業平均壞賬率為5%~10%。”該負責人介紹說,他們商賬追收師主要通過合法的“非訴訟”方式與債務人進行有效的“心戰為上”的溝通、協調,和法律施壓相結合,達到欠款的及時回收。“我們商賬追收師80%是腦力勞動,先要了解欠債人背景,然后想很多對策。最重要的問題就是我們商賬追收師要在談判桌上讓債務人心甘情愿還錢。”該負責人告訴記者,商賬追收師主要針對商業賬務,作為商賬追收師,首先要知道什么是有效債務,同時還要先弄清楚對方到底有沒有償還能力。其次商賬追收師還要有很好的心理素質,這在和債務人談判時就很重要了。追債的成功與否和談判是否成功有直接關系。所以說在培訓時,談判是最主要的課程。
  討債人長啥樣瘦瘦弱弱戴副眼鏡
  “我們商賬追收師今天正好有筆業務去談,和債務人約好了見面。你可以跟著他去看一下。”見記者對商賬追收師很感興趣,該負責人把記者介紹給了正準備外出談判的商賬追收師劉華(化名)。站在記者眼前的劉華看上去很瘦弱,和之前的那家討債公司員工都長得五大三粗相比,戴著眼鏡的劉華就像是小學老師般文靜。當劉華拎著一臺筆記本電腦,喊著讓記者出發時,記者愣了一下。“就你一個人去討債?上門東西也不帶?”“我們是去談判,不是討債!呵呵,你就跟我走吧。”面對記者的疑惑,劉華拉著記者就上了車。
  下午4點20分,在夫子廟一茶社里,記者和劉華見到了債務人。“劉總您好,我就是受你的朋友胡總委托,來和您談你們合作時,產生的那60萬欠款的事情的。”“沒錢!我都和他說過很多次了,我沒有錢給他,他找什么人也沒有用!”面對劉華,這位劉總滿不在乎,稱自己晚上還有重要的事情,讓劉華抓緊時間。
  怎么討債沒有暴力,光靠談判
  面對這樣一名債務人,劉華始終很禮貌,在詳細詢問了劉總和胡總之間的債務關系后,劉華表示,委托人胡總多次表示,他很尊重劉總,主要是自己父親患有癌癥,需要一大筆費用,所以才不得不找劉總討要欠款的。“胡總說了,您是他好朋友,如果不是遇到這事,他都打算不要這錢了。”劉華的話,讓劉總臉發紅了,但劉總依然表示真的沒有錢還。而在這個時候,劉總接到一個電話后,起身打算離開。“劉總,再耽誤您5分鐘時間,您看一下我的這些資料。”劉華笑著打開了筆記本,“您說您沒有錢,我們調查清楚了,您上個月剛簽了一筆200萬的合同,對方已經把錢打到你銀行的賬號上了。對了,您在建設銀行的卡上還有126萬多元。我覺得您不還錢是沒有道理的,如果我們要打官司,把您的這些資料交給法院,到時候您還是要還錢。到了上法院打官司,您的面子也就沒了。”看著劉華筆記本,聽著劉華的介紹,劉總臉色突變,連忙表示胡總的60萬他馬上就還。“那我們就簽還款計劃吧。”聽劉總這么說,劉華拿出了協議書。可劉總卻說,不需要簽什么協議書了,直接當場還錢。于是,劉總打電話喊來了胡總,現場填寫一張支票遞給了胡總……
  “其實,討債真的不必搞得很暴力,這樣輕輕松松就能討到債務,是我們的追求,不過前期工作我們需要做很多,這樣準備充分了,債務人就不得不還債。”劉華說,他們絕對不會接受非法討債業務,找他們討債必須是合法的,手續必須是齊全的。因此有了這些限制,他們所接的業務也很有限,絕大多數討債業務都流落到了那些地下討債公司。
  [糾紛不少]
  盡管有“正規”的商賬追收師,盡管地下討債公司稱自己“不是要他們去打架……就給他點顏色看看”,但是民間討債仍然有這樣那樣的問題,不信你看下面的這幾個例子。
  討債公司卷款跑了,老人債務打水漂
  7旬老人譚老漢向白下區法院遞交一紙訴狀,狀告的對象是南京一家商務咨詢公司。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自1999年開始,譚老漢借給一個叫鄭偉的人15萬元。但到了還款的日子,鄭偉竟沒有任何表示。轉眼到了2008年,身邊有熟人給老人出主意,不如去嘗試一下“野道”。在熟人的建議下,2008年8月,譚老漢來到淮海路上的一家商務咨詢公司(討債公司)。經協商,譚老漢以20%的回報與該商務咨詢公司簽訂委托協議。但接下來,事情的發展已出乎老人的意料。商務咨詢公司找到鄭偉后,催促他還錢,鄭偉果然“聽話”,陸陸續續還款4萬元。按說,該公司拿回4萬元總得跟譚老漢通個氣。“哪有什么通氣啊,一句話沒說,負責人帶著4萬元跑掉了……”沒兩天,譚老漢又去跟鄭偉面談,得知他已將4萬元還給那家公司,有收條為證。“那我跟你商量一下,這4萬元錢你確實已經還了,余下的11萬元你直接還給我,不要交到他們(商務咨詢公司)手上,行不行?”老人好聲好氣地問。哪知,鄭偉立刻拉下了臉,忿忿道:“你把這些人惹來,我敢不還嗎,不還他們砍死我!下面還的錢,肯定還是交到他們手上!”一時間,譚老漢無語了,經人指點,老人去白下區法院起訴,要求南京某商務咨詢公司返還4萬元。法院受理后,發現被告公司空有注冊地址,負責人卻不見蹤影,法院缺席審判商務咨詢公司返還譚老漢4萬元。事實上,即便是有了這份判決書,老人也很難兌現這4萬元。更讓譚老漢擔心的是,鄭偉曾篤定地說,余下的款子仍然會還到那個公司。在主審法官的提示下,老人先去了一趟公證處,后將公證書送到鄭偉面前,告訴他:“我已在公證處做了聲明,收回了當初對南京某商務咨詢公司的委托,對方沒有資格向你收債。”兜了這么大一個圈子,年逾古稀的譚老漢依然兩手空空,心里真是五味雜陳。
  哥哥欠債,妹妹被“軟禁”
  梅凱和梅雅是親兄妹。去年,梅凱從一家擔保公司那里用信用卡套現,欠下了人家6000元。與此同時,這家擔保公司的老板又欠了高翔的錢,連拖10個月也不還債。高翔忍無可忍,要跟這位老板翻臉。老板忙說別生氣,愿意把對梅凱的6000元債權轉讓給高翔。去年11月,高翔開始向梅凱追債,但總尋不著人影。怎么辦?當初梅凱用信用卡套現時,留下了妹妹梅雅的資料。高翔當即拿定主意,給梅雅打電話,約她出來談談。當晚,雙方在華僑路某房產中介門口見面了,高翔帶了兩個活鬧鬼兄弟———小龍、小虎,梅雅則帶了姐妹小媛。高翔讓梅雅“埋單”,因為她是“擔保人”,梅雅堅持說此事跟自己無關,大家鬧進了派出所,警方主張協調解決。從派出所出來后,梅雅和小媛去了某酒吧,高翔就吩咐小龍尾隨她們。在酒吧門口,梅雅、小媛與哥哥梅凱及女友四人會合,隨后走向了龍蟠中路。小龍打電話給高翔,稱姓梅的找人打了自己。高翔頓時火冒三丈,立即帶人開車追到逸仙橋路口,將梅雅、小媛二人強行拖進了面包車里。因高翔并不認識梅凱,所以錯過了這次和他面對面的機會。接下來,高翔等人“沒收”了這兩個年輕女孩的手機,先后將兩人帶至賓館和朋友家中。“想出去,很簡單,寫一份‘承諾書’!”高翔稱。僵持了20多個小時后,梅雅寫下了“承諾書”:“保證20天內把哥哥梅凱找出來,找不到則自愿承擔債務”。高翔、小龍等人的行為已經涉嫌非法拘禁,后被玄武區檢察院審查起訴。
  沒人擔保,他被“關”了一個多星期
  被高利貸追債的日子著實不好過,江磊被債主押著到處找擔保人。轉了一大圈,只有舅舅肯“幫忙”,在欠條上簽了個假名字。債主發現貓膩后,舅舅當即撕掉欠條,江磊就只能隨債主回家過年了。債主名叫葉威,30歲出頭,曾因搶劫罪被判刑9年。按江磊的說法,他原先只向葉威借過幾千元,無奈這是高利貸,利滾利下來就成了幾萬元。去年1月,眼看就要過新年,江磊被葉威追著還債。葉威帶了一幫兄弟,個個都是打手的模樣,人多勢眾的,江磊逃脫不得,只得承認暫時還不上錢。葉威讓他找人擔保,江磊跑了一大圈,父母不肯管這事,其他的親戚也不愿搭理,唯獨舅舅心疼外甥,在欠條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1月17日晚,葉威打聽到,江磊的舅舅在欠條上簽的是一個假名字,立即感到被人耍了,帶著江磊找他舅舅去當面對質。舅舅也不含糊,沒多說什么,就直接把欠條撕了,聲明不給外甥擔保了。葉威等人只能再次押走江磊,繼續讓他找路子還錢。接下來的幾天里,江磊找了數位親戚和朋友,不斷地央求幫幫忙,但擔保人又接連反悔,讓葉威下決心要帶著他一起回家“過年”。去年1月24日晚,葉威召集一幫兄弟再次將江磊拘禁在江寧的某旅社里。1月25日是大年三十,當晚,趁著葉威開車出去放煙火,江磊才得以逃脫。
  欠債百萬,債主鎖人16天還要剁手指
  魏華現年44歲,嗜賭的他欠下高利貸、貨款等共計130余萬元的債務。去年夏天,魏華偷偷跑去浙江臺州躲債。這樣一來,各路債主就發急了。魏華曾欠下高強15.5萬元,欠吳碩2萬元,兩筆債務均由陳斌擔保。借錢的溜了,擔保人陳斌被追得吃不消,他便開始盯著魏華的老婆,終于獲悉魏華的藏身之所。去年9月12日一早,高強、吳碩帶著大隊人馬強行將魏華抓回南京,關在江北一居民小區里,抽走他的褲腰帶,拽掉他的褲子紐扣,并收走他的身份證、駕照、手機和1120元現金。魏華被限制在主臥室內,吳碩用鐵絲把他綁在杠鈴架上,第二天,鐵絲又換成了鐵鏈。剛開始,魏華還掙扎動一動,到后來他也老實了,一動不動。債主見“態度好”,便在白天給他松綁,讓他也“舒服舒服”,一旦看管者離開以及晚上睡覺,才再次給他上鏈子。越到后來,魏華越是“配合”,他干脆自己動手鎖自己。這期間,吳碩和陳斌輪番看管。高強等人一直逼他還錢,魏華總說有心無力。最后幾天,連吳碩都覺得這樣鎖下去“會出事”,竟主動讓他逃跑,“你不要在我看管的時候跑,趁陳斌不在意趕緊跑”。吳碩甚至都幫他聯系好深圳的一家造船廠,讓他去那里工作。9月26日,是魏華被關的第15天。這天,高強問魏華家里是什么態度,魏華照直說家人沒錢幫不了。高強火死了:“關你15天就關出這么一句話啊!我們不可能再關你15天,你再還不了錢,我一天剁你一根手指頭,一根手指抵一萬元……”高強發狠的話令魏華十分恐懼,第二天一早他就悄悄給自己的哥哥打電話,哥哥未接,后又用手機發出求救短信,哥哥收到信息后報警,魏華被解救。高強、陳斌、吳碩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浦口區檢察院提起公訴。
  記者從南京一家基層檢察院了解到,近年來,因經濟糾紛引發的非法拘禁案呈持續上升態勢。1、賴債者增多
  一部分債務人受經濟利益驅使,產生了“只借不還”的想法,2006年以來該法院辦理的76件228人非法拘禁案件中,正常債務為34件114人。2、法制觀念淡薄
  不少債權人均抱有“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的思想,在遇到糾紛時不尋求法律途徑,而是非法扣押人質,逼迫對方就范。3、賭博盛行,高利貸不絕
  近年來,許多人靠放高利貸給賭徒或者在賭場抽頭而賺取高額差價。因賭博而引起的債務糾紛案件有33件63人。
  提醒
  合法手段不多啊
  不建議找討債公司
  記者注意到,對于討債公司問題。2000年8月,國家經貿委、公安部、國家工商局印發《關于取締各類討債公司嚴厲打擊非法討債活動的通知》,明令取締各類討債公司,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開辦任何形式的討債公司。
  法規禁止似乎永遠不能遏止市場的需求,身處地下的討債公司,這些年數量正呈現出增多的勢頭。記者打開某搜索引擎,驚訝地發現,有關討債公司的介紹與廣告,就有3000多個。
  晨報法援值班律師、江蘇劉洪律師事務所律師徐寶書,有著多年打債務官司的經驗,他介紹說,任何形式的討債公司及其討債行為是不可能合法的,也是不受法律保護的。
  “2006年勞動部為商賬追收師頒發職業培訓證書,我認為該證書是職業培訓證書,并非執業資格證書,相關部門在對此作出的解釋中強調,包括商賬追收師在內的所有討債人在討債中的所有行為必須合法。”徐寶書說,但實際上,討債人可采用的合法手段相當有限,而他們接受的債務基本上都是些疑難債務。討債公司憑什么能讓債權人乖乖還錢?
  徐寶書說,一般情況下,討債公司和委托人之間都有書面約定,但這并不說明二者之間是一種平等的權利和義務關系。討債公司往往會使用非正常手段以謀取最大的非法利益。需要引起注意的是,由于討債公司本身的經營行為不合法,它和債權人之間的契約也得不到法律的保護。一些委托人不但債務不能收回,還可能因為使用非法手段討債卷入刑事案件。所以,市民在遇到債務糾紛時,最好還是通過正常的法律途徑,不要尋求地下討債公司幫忙。
  建議
  如何合法討債
  晨報法援律師團、江蘇匯豐恒通律師事務所卞弘毅律師為您支招:
  1、切勿錯過訴訟時效
  因欠債發生糾紛,應態度堅決地采取法律行動解決,不要因為數額少,對方口頭承諾而一拖再拖,中了對方的“緩兵之計”,等對方轉移資產,再采取法律行動就已經晚了。很多這類糾紛案件,最終無法追回借款,和當事人的“姑息養奸”不無關系。到法院起訴前,向對方發律師函,給對方法律的震懾,也是可以考慮的方法。總之,記住債務糾紛的訴訟時效為2年,債權人應把握好討債的主動權。
  2、起訴前申請凍結對方資產
  到法院起訴,訴訟費由敗訴一方承擔,但原告要先墊付。法院判決勝訴后,有時由于欠債人沒有可執行財產,可能會出現贏了官司輸了錢的現象。起訴前,就先采取訴前財產保全措施,申請法院快速查封、凍結、扣押欠債人的資產,也可以把這一點理解為將勝訴款項最終執行到位的第一步。同時需注意的是,根據法律規定,當事人必須在申請訴前財產保全15日內提起訴訟,否則訴前財產保全將失效。
  3、合同約定仲裁節約時間
  立完案,法院查封對方財產后,債權人應充分準備材料,積極應訴,使判決能盡可能地保護債權人的合法利益,只有證據充足,法院才能支持債權人的訴訟請求。訴訟階段,按我國《民事訴訟法》規定,一審普通程序是6個月,簡易程序是3個月,二審是3個月,兩審終審。利用審限轉移資產、拖延時間是債務人逃避債務的慣常手法。這對一些急于要錢的當事人來說是比較難受的。
  面對法院時效上的問題,一些對現金流動要求比較高的當事人也可在最初簽合同時與對方約定發生問題時通過仲裁解決,明確約定仲裁地點及仲裁庭,仲裁一裁生效便可以申請執行,如此,可滿足時間快捷的要求。
  4、注意申請強制執行時效
  進入訴訟程序、用法律武器追債,是債權人不得已的選擇,申請強制執行的時效問題必須引起重視。具體來說,申請執行的期間為2年,從法律文書規定履行期間的最后一日起計算;法律文書規定分期履行的,從規定的每次履行期間的最后一日起計算;法律文書未規定履行期間的,從法律文書生效之日起計算。
天尚行(TSH)提供上海注冊公司、代理記賬等專業服務,服務時間:周一至周六 | 節假日及夜間咨詢電話:13661511557,QQ咨詢:潘先生
徐匯總部:鄒小姐,金小姐,俞小姐,張先生,王小姐
免費咨詢電話:4006112633,021-34250670,手機: 18721039415,13611825713
QQ咨詢鄒小姐 金小姐 俞小姐 張先生 王小姐

上海代理記賬服務電話:021-61843616,34250672
地址:徐匯區零陵路899號飛洲國際廣場21C (地鐵1、4號線上海體育館1號出口)
浦東分部:茅小姐 馬小姐,周小姐
免費咨詢電話:4006112989,021-60525063,值班手機:13816908503,18021034708
QQ咨詢茅小姐 馬小姐 周小姐

地址:東方路818號眾城大廈1508室(九六廣場旁,地鐵2、4、6、9號線世紀大道站12號出口)
上海自貿區辦公地址:中國(上海)自由貿易實驗區馬吉路28號東華金融大廈2004室
新疆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