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咨詢電話:浦西:4006112633;浦東:4006112989.更多聯系方式請點擊“天尚行


上海天尚行是經上海市工商局核準登記,擁有財政局核發“代理記賬許可證”的專業權威的上海注冊公司代理服務機構,擁有幾千家公司注冊、代理記賬等企業投資及商務服務經驗。

注冊公司
現在所在的位置:上海注冊公司網 > 公司法律法規 > 正文

“我們是在‘文明’討債”,討債公司生意紅火

發布時間:2010-2-11 23:58:23

 “俺們做的都是人家需要的,怎么也是違法經營呢我不明白。”近日,5個操著濃重東北口音的男子站在了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的被告人席上,面對公訴機關“非法經營罪”的指控,他們百思不得其解。

  這5個人是北京吉靖龍祥市場調查中心的成員。2006年11月,這家調查中心在工商局注冊企業。不過,這家名為“調查中心”的公司,實際上是一家貨真價實的討債公司,自開業至今,已擁有400多個客戶,討債標的高達6600余萬元。
  據悉,6600萬余元的討債標的,已讓這起案件成為北京迄今為止最大的非法討債案。
  目前,這起案件仍在進一步的審理之中。
  “老賴多了,才有俺們。”作為吉靖龍祥市場調查中心的法定代表人,第一被告人張煥文在法庭上這樣闡述他的“經營之道”。
  在調查中心成立一年后,張煥文的初中同學于長海加盟,成為北京吉靖龍祥市場調查中心的要債人員。
  “我們調查中心所有的要債人員,甚至張煥文本人,都不知道干討債這活兒還違法。”庭審上,于長海等人一再強調這一點。
  同時,在討債的方式上,幾名被告人的供述也與受害人的說法大相徑庭———于長海等人眼中的“文明討債”,卻嚇得債務人“有家不敢回”。
  2008年10月22日,張煥文交給于長海一份寫有“我因向呂某追討工程款事由,特授權委托于長海為我的代理人,全權代理追討債務”字樣的委托授權書,并提供了委托人王某附帶的工程合同、驗收報告、報價單的復印件等。
  第二天一早,接到“任務”的于長海就和幾個“職員”驅車趕到位于“水立方”南側的呂某居住的小區內“蹲點”。根據分工,專門有人駐守在呂某停在小區門口外的轎車旁。
  據受害人呂某回憶說,那天早晨他剛走到小區門口,就看見七八個又高又壯并留著光頭的男子從兩輛車上下來,直沖他而來。
  “面對那么一伙兇神惡煞的人,我轉頭就跑,他們就在我后面大喊‘你跑,就死定了’。”不一會兒的功夫,體力不支的呂某就被于長海等人團團圍住,“之后,他們就提出到我的公司聊聊”。
  “于長海說不給錢就不讓我出去,還說以后,我走哪兒,他們就跟哪兒。”于長海等人走后,驚魂未定的呂某兩度報警,民警將雙方帶至派出所登記,并勸他們到法院解決糾紛。
  但從派出所回來的路上,呂某發現仍有人開車跟著他。
  “那時,我根本不敢回家,只好一直住在賓館。”呂某告訴記者。
  不過,對于呂某的講述,于長海卻表示“很委屈”。
  據于長海解釋,他當時受托向呂某討要140萬元債務,“沒有拿工具,也不威脅”,只是在等了呂某一個小時后,由呂某帶路至其公司二樓的辦公室,和呂某及其公司的股東就債務的問題“談了談”。
  “因為對方是以我的委托人王某施工質量不合格,雙方談判一直有分歧為由才拖欠工程款,所以我甚至還向債權人提議,讓債務人找一家權威的工程評估公司來做個鑒定等等之類的。”于長海在法庭上說道。
  于長海還說,在當天沒有談成的情況下,呂某答應過一段時間再給予答復。之后,他再打電話給呂某時,聽到呂某說已經報案,并指稱自己的調查中心是敲詐他,是黑社會。
  “后來,我將這個情況告訴了張煥文,他就說王某的債務別管了,于是我就放棄了。”但是,本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的于長海卻在2009年春節,意外得知自己已成為了北京警方的網上通緝犯,警方還曾到老家找過他。
  2009年3月,經過左思右想,于長海在張煥文的陪同下,來到派出所自首。在陪同自首的同時,張煥文也接受了警方關于他涉嫌超范圍經營的訊問。
  隨后,其他涉案人員相繼歸案。
  據了解,在此前,2008年3月,于長海還因限制一名債權人的人身自由,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治安拘留過10天。
  各司其職嚴格績效“考核”
  根據公訴機關的指控,北京吉靖龍祥市場調查中心從2006年至2009年2月,一共與400余人簽訂委托調查協議,有償為他人討要債務,約定債務標的金額共計6600余萬元,實際收取服務費共計19.9萬余元。
  對于檢察院指控的罪名,第一被告人張煥文沒有異議,但是對于6600多萬元的債務標的,張煥文提出了異議。
  “6600多萬元只是別人來電話我們做的一個記錄,難道做記錄也算犯罪嗎我們根本連去都沒去。”根據張煥文的描述,除去每月兩萬元左右的廣告費、1.2萬元的租房費和員工的提成,2007年和2008年公司的純利潤分別為2萬元、3萬元,指控書中的6600多萬元只是債權人看到廣告后打電話過來,接受業務人員所登記的數字,跟他們催討債務的金額是兩個概念。
  也許是急于辯白,庭審中的張煥文一度變得有些結巴。
  根據張煥文的交待,其手下的員工主要有兩類:接受業務人員和要債人員。
  對于業務的招攬,張煥文主張要“化被動為主動”,不僅要在辦公地點等待客戶登門,還要積極出擊。為了“攬客”,其岳父杜洪才就被張煥文派到了朝陽區人民法院雙橋法庭對面尋找客源。此外,張煥文還在豐臺區和朝陽區工人體育館附近設了兩個“派駐點”。
  同時,深得營銷之道的張煥文還四處做廣告,用“特快清理欠款”等廣告詞吸引有討債需求的人。
  這些債權人根據廣告中的電話和接受業務人員聯系,達成意向后,債權人再上門與接受業務人員簽訂委托要債合同,同時提交法院判決書、欠條等有關欠款證據的復印件及債務人的住處、電話等。之后,接受業務人員將簽訂完畢的合同交予張煥文,張煥文再將業務下發給要債人員。
  要債人員則分為A、B、C三個小組,每個組分別配有轎車作為交通工具,每組三個討債人員。
  據張煥文稱,調查中心的要債人員是通過“聊”的方式把欠款索要回來的,“我的要債人員沒有打罵過債務人,因為公司有規定,在索債過程中,不能和債務人有言語和肢體的沖突,如有,要債人員個人負責。”張煥文說道。
  吉靖龍祥市場調查中心不僅分工明確,薪酬制度也是“井然有序”。根據張煥文交代,接受業務人員與要債小組人員都是按每月的利潤進行提成:接受業務人員如每月完成2.2萬元人民幣的利潤,拿1500元工資,超額部分按10%提成;要債小組人員如每月完成2.2萬元人民幣的利潤,拿1600元工資,超額部分按30%提成,在小組三人間平分。而每月的利潤,是指要債成功后,客戶給公司的服務費。而這個服務費是根據討債的難易程度,按債務額度的15%至50%收取。
  “在調查中心工作的二十多個月,有時幾個月掙不到2.2萬元,就沒有工資,有幾個月能拿到三四千元,平均下來每月差不多兩千五六百元。”于長海說,按照他的薪金計算,其所領導的討債小組平均每月能給調查中心掙回3萬元左右……
天尚行(TSH)提供上海注冊公司、代理記賬等專業服務,服務時間:周一至周六 | 節假日及夜間咨詢電話:13661511557,QQ咨詢:潘先生
徐匯總部:鄒小姐,金小姐,俞小姐,張先生,王小姐
免費咨詢電話:4006112633,021-34250670,手機: 18721039415,13611825713
QQ咨詢鄒小姐 金小姐 俞小姐 張先生 王小姐

上海代理記賬服務電話:021-61843616,34250672
地址:徐匯區零陵路899號飛洲國際廣場21C (地鐵1、4號線上海體育館1號出口)
浦東分部:茅小姐 馬小姐,周小姐
免費咨詢電話:4006112989,021-60525063,值班手機:13816908503,18021034708
QQ咨詢茅小姐 馬小姐 周小姐

地址:東方路818號眾城大廈1508室(九六廣場旁,地鐵2、4、6、9號線世紀大道站12號出口)
上海自貿區辦公地址:中國(上海)自由貿易實驗區馬吉路28號東華金融大廈2004室
新疆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