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咨詢電話:浦西:4006112633;浦東:4006112989.更多聯系方式請點擊“天尚行


上海天尚行是經上海市工商局核準登記,擁有財政局核發“代理記賬許可證”的專業權威的上海注冊公司代理服務機構,擁有幾千家公司注冊、代理記賬等企業投資及商務服務經驗。

注冊公司
現在所在的位置:上海注冊公司網 > 注冊商標 > 正文

商標爭議期限的起算日如何計算

發布時間:2010-3-9 17:09:59

 現行《商標法》第四十一條第二款規定:“已經注冊的商標,違反本法第十三條、第十五條、第十六條、第三十一條規定的,自商標注冊之日起五年內,商標所有人或者利害關系人可以請求商標評審委員會裁定撤銷該注冊商標。”以上規定是現行《商標法》關于商標爭議期限的法律依據。《商標評審規則》第五十九條第三款規定:“有關單位或者個人在商標法修改決定施行前依照修改前商標法第二十七條及其實施細則第二十五條的規定提出評審申請,屬于修改后商標法第十三條、第十五條、第十六條和第三十一條規定情形的,不適用修改后商標法第四十一條第二款規定的提出評審申請的期限規定。”

  《商標評審規則》中的規定明確了對在新《商標法》施行以前提出的評審申請,但在新《商標法》施行后予以審理的案件,商標評審委員會不應以超出爭議期限為由不予支持。目前在商標評審實踐中出現較大爭議的情況是,如果在2001年《商標法》修正施行后提出的爭議申請所針對的是《商標法》修正施行前被核準注冊的商標時,應如何計算商標爭議期限的起算日。本文擬結合商標爭議期限制度的立法宗旨對該問題展開分析。

  一、關于爭議期限起算日的分歧

  之所以會產生問題,關鍵在于新舊《商標法》的條文之間存在顯著的差異。2001年《商標法》修正以前,舊《商標法》中并沒有關于爭議期限的規定,當事人對于“以欺騙或不正當手段”獲得注冊的商標可以隨時提出撤銷注冊商標的申請,而在新《商標法》中增設了5年爭議期限條款。對比新舊《商標法》的規定會讓人產生一種感覺,即對在先權利的保護期限被縮短了。因此,對于在2001年以前獲得注冊的商標,當事人在新《商標法》實施后,以該商標違反《商標法》第十三條、第十五條、第十六條、第三十一條規定為由提出撤銷爭議商標的申請時,爭議期限從何時起算的問題便凸顯出來。

  商標評審委員會在2001年《商標法》修正施行后很長一段時間內均是嚴格依照法律規定,自爭議商標注冊之日起算5年的爭議期限的。對于在2001年新《商標法》施行后以違反《商標法》第四十一條第二款為理由提出的爭議申請,如果屬于超出5年爭議期限提出的,商標評審委員會均不予以支持。

  但是,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在2006年作出的蠟筆小新商標爭議案行政判決中提出了新的觀點。在該案中,日本某公司以其是蠟筆小新作品的著作權人為由,主張著作權受到損害,請求商標評審委員會撤銷爭議商標蠟筆小新的注冊,商標評審委員會認為爭議商標獲得注冊的時間為1997年,至日本某公司在2005年提出撤銷申請時該商標注冊已超過了8年,因此超出了修正后《商標法》規定的5年爭議期限,對日本公司的請求不予支持。當事人不服商標評審委員會的裁定,提起了行政訴訟。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認同了商標評審委員會的觀點,但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在二審判決中認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案件有關管轄和法律適用范圍問題的解釋》第五條之規定,本案爭議應當適用新《商標法》中5年爭議期限的規定,但5年的爭議期限應當自2001年12月1日起算,否則對“享有在先權利的人”有失公平,同時也違背《立法法》關于“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則,因此商標評審委員會的計算方法有誤。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的觀點引起了很大的爭議。贊同者認為,由于修正前《商標法》未作爭議期限的限制,故不能通過新法的規則將原本不受期限限制的權利突然縮短甚至取消,從保護在先權利人的角度出發,應從2001年12月1日即《商標法》修正后施行之日起計算5年的爭議期限。反對者則認為,既然《商標法》中已明文規定了爭議期限的起算日問題,就應依據法律進行解釋而不應突破法律規定進行解釋。

  值得關注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在2008年12月作出的關于蠟筆小新一案的《駁回再審申請通知書》中又推翻了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的觀點,認為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的觀點無法律依據,5年爭議期限依法應從商標注冊之日起算。

  二、從權利平衡的角度分析以上分歧

  筆者認為,現行《商標法》中規定5年爭議期限的目的是為督促在先權利人盡快行使權利,同時更是為了維持已注冊商標權利的穩定性,保證業已形成的社會關系不致被輕易破壞。在國外的商標法律中也同樣有關于商標爭議期限的規定,國外商標法理論認為,如果超過商標爭議期限,則系爭商標就屬于“不可爭議的商標”,在先權利人不得再對系爭商標的有效性提出任何質疑。

  從我國《商標法》立法沿革上考證,在2001年《商標法》修正以前,并未要求當事人以“不正當手段獲得注冊”為由請求撤銷爭議商標必須在一定期限內提出。這種無期限限制的商標撤銷制度對于保護在先權利人雖然周全,但對于商標注冊人而言,卻有失公平,在某些情形下甚至會產生新的不公平。比如在以上案例所體現的情形中,即使商標注冊人未經許可使用了他人作品,但商標所體現出來的商譽卻不是全由作品的吸引力所賜予的,而是同樣凝結著商標注冊人的宣傳使用之功。如果無爭議期限限制,則會導致在先權利人可能明知他人將其作品注冊為商標使用卻長期處于“權利的睡眠狀態”,等待爭議商標具有較高商譽之時,便以自己的作品受到損害為由一舉將注冊商標變為己有。此時作品的權利人相對于商標注冊人而言得到了超過其作品實際價值的商譽,這會在兩者之間產生一種新的不公平,故修正前《商標法》無爭議期限限制的規定的確有欠妥當。

  在2001年《商標法》修正以后,新增以商標注冊之日起算5年的爭議期限制度,有效地平衡了在先權利人與商標注冊人之間的關系,一方面避免了在先權利人成為“權利上的睡眠者”,另一方面也使商標注冊人在商標獲準注冊5年以后,可以對自己商標的權利產生充分信賴,不必再擔心在先權利人對其商標有效性提出質疑。比較各國的立法,5年的爭議期限是較適當的,如果爭議期限設定得過長,就背離了該制度所具有的盡快使社會關系穩定下來的初衷。所以,修正后《商標法》以商標注冊之日起算5年的爭議期限制度中所蘊涵的公平是一種在恰當地平衡了在先權利人與商標注冊人關系基礎之上的公平,而不是單純地偏執于在先權利人的公平。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分析商標爭議期限的起算日問題應從權利平衡的角度加以考慮,特別是在修正前《商標法》中的相關制度欠缺科學性的前提下,如果我們仍堅持以“保護在先權利人”為出發點,從而以2001年12月1日《商標法》修正后施行之日起計算5年的爭議期限,實際是將爭議期限變相延長,這對于在先權利人而言是一種過度保護,而對于商標注冊人而言則未免過于苛刻了,這種觀點有違商標爭議期限制度的立法宗旨。故最高人民法院的觀點值得贊同。

天尚行(TSH)提供上海注冊公司、代理記賬等專業服務,服務時間:周一至周六 | 節假日及夜間咨詢電話:13661511557,QQ咨詢:潘先生
徐匯總部:鄒小姐,金小姐,俞小姐,張先生,王小姐
免費咨詢電話:4006112633,021-34250670,手機: 18721039415,13611825713
QQ咨詢鄒小姐 金小姐 俞小姐 張先生 王小姐

上海代理記賬服務電話:021-61843616,34250672
地址:徐匯區零陵路899號飛洲國際廣場21C (地鐵1、4號線上海體育館1號出口)
浦東分部:茅小姐 馬小姐,周小姐
免費咨詢電話:4006112989,021-60525063,值班手機:13816908503,18021034708
QQ咨詢茅小姐 馬小姐 周小姐

地址:東方路818號眾城大廈1508室(九六廣場旁,地鐵2、4、6、9號線世紀大道站12號出口)
上海自貿區辦公地址:中國(上海)自由貿易實驗區馬吉路28號東華金融大廈2004室
新疆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