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咨詢電話:浦西:4006112633;浦東:4006112989.更多聯系方式請點擊“天尚行


上海天尚行是經上海市工商局核準登記,擁有財政局核發“代理記賬許可證”的專業權威的上海注冊公司代理服務機構,擁有幾千家公司注冊、代理記賬等企業投資及商務服務經驗。

注冊公司
現在所在的位置:上海注冊公司網 > 上海公司注冊指南 > 正文

公司應該返還隱名投資人出資款并支付利息損失

發布時間:2011-2-16 11:53:15

隱名投資人在不能成為公司的股東情況下,其出資款應該得到返還,而且還應得到相應的利息損失賠償。因為公司資本維持不變的原理主要是針對公司的正式注冊股東而言,而不應適用于公司的編外隱名投資人。否則,實際生活中大量存在的隱名投資人的權益就只能被公司永遠套住,陷入法律不能救濟的盲區。
  【案情】
  原告(上訴人)洪輝國際有限公司。
  被告(被上訴人)上海輔仁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輔仁公司)(二審前原名:上海民豐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第三人金禮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禮公司)。
  1991年6月,上海第十印染廠、民億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民億公司)和第三人金禮公司共同出資575萬美元設立了中外合資企業上海民豐紡織印染有限公司(系原上海民豐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以下簡稱民豐印染公司),出資比例分別為45%、5%和50%。1992年6月12日,民豐印染公司召開了第一屆第三次董事會,決定對民豐印染公司進行改制,并將在改制前增加公司注冊資金435萬美元,由股東按投資比例增資。1992年11月9日,民豐印染公司董事會作出第一屆第四次董事會決議,決定公司年內完成改制上市審批及增資募股,金禮公司應增資現匯217.5萬美元,于公司改制批準后一個月匯入。熊名武作為金禮公司派出董事亦在董事會決議上簽字。1992年12月29日,上海市經濟委員會、上海市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聯合發文,同意民豐印染公司采取定向募集方式組建“上海民豐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即原上海民豐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民豐實業公司)。1992年12月31日,民豐印染公司完成增資,上海第十印染廠增資投入固定資產435.34萬美元,代金禮公司支付217.5萬美元,代民億公司支付21.75萬美元,人民幣折合美元的匯率為5.7518。
  1993年3月29日,洪輝公司匯入民豐印染公司帳戶2,174,972美元。1993年3月31日,民豐印染公司將收到洪輝公司的217.5萬美元列為金禮公司的增資轉帳款,并歸還了上海第十印染廠。1993年4月14日,民豐印染公司致函洪輝公司稱,收到洪輝公司匯款217.5萬美元,因公司股東增資已經外資委批準,無法辦理改變投資方的手續,洪輝公司的匯款只能以金禮公司名義作為增資,并承諾公司改制完畢后,可將金禮公司的投資份額217.5萬美元轉讓給洪輝公司,再辦理變更手續。
  1993年6月10日,外資委作出批復,同意民豐印染公司采取定向募集方式增資組建滬港合資經營的股份有限公司,即民豐實業公司。1993年7月10日,民豐印染公司召開第一屆第六次董事會暨民豐實業公司董事會籌備會,審議通過公司章程及推選董事,金禮公司的代表董事為4人,其中包括了洪輝公司的職員熊名武。1993年8月13日,民豐實業公司經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核準設立,注冊資金為人民幣84,241,800元。
  1994年10月31日,民豐實業公司將其1993年下半年公司股利88,572.06美元匯入洪輝公司帳戶。1996年11月8日,熊名武致函民豐實業公司董事會,建議盡速辦理洪輝公司217.5萬美元股權的變更手續。后經民豐實業公司第一屆第八次董事會決議,一致認為洪輝公司提出的股權問題須由金禮公司向董事會提出,再報請董事會討論,故對該臨時動議不予討論。1997年6月27日,臺灣民興紡織股份有限公司(系金禮公司轉投資之母公司)致函洪輝公司稱,民豐實業公司改制時金禮公司應增資部分217.5萬美元確系洪輝公司出資,因民豐實業公司當時無法辦理投資方變更手續,故暫掛名于金禮公司,現該公司愿以洪輝公司出資加利息向洪輝公司購買掛名于金禮公司之股份,或者召開董事會,依法辦理洪輝公司的股權過戶手續。該函件同時抄送民豐實業公司及上海第十印染廠、民億公司。
  1999年6月22日,洪輝公司向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民豐實業公司將相當于217.5萬美元的原始股份轉讓給洪輝公司,并償付自民豐實業公司成立后歷年發生的紅利及利息。2000年9月22日,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1999)滬一中經初字第609號民事判決書,駁回洪輝公司的訴訟請求。該判決認定:民豐印染公司與民豐實業公司企業性質不同,且民豐印染公司未經金禮公司的同意,擅自處分了金禮公司的股權,故民豐印染公司的承諾,對民豐實業公司和金禮公司均不具有約束力;洪輝公司的出資系金禮公司在民豐實業公司改制時的增資,其出資行為未經民豐印染公司董事會決議及政府主管部門批準,只能證明洪輝公司與金禮公司間存在代為增資付款的法律關系。洪輝公司不服上述判決,向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2003年6月26日,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對該案作出終審判決,駁回洪輝公司的上訴請求,維持原判。該判決認為:1、根據工商登記資料,民豐印染公司演變為民豐實業公司是一個增資擴股和轉制的過程,故民豐實業公司是民豐印染公司法人人格的延續,民豐印染公司出具承諾書的行為應視作民豐實業公司的行為。因此,該承諾書雖然無法直接溯及金禮公司,但對民豐實業公司具有約束力。2、洪輝公司對民豐印染公司確有出資事實存在,但其出資因未經批準且無充分有效證據證明出資行為屬于投資,故洪輝公司請求確認該公司具有合法股東地位,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3、洪輝公司訴訟對象為民豐實業公司,但訴請內容所涉承擔義務的主體卻為金禮公司,故洪輝公司將民豐實業公司列為訴訟主體,顯屬不當。為此,洪輝公司于2005年6月再向法院起訴,要求判令民豐實業公司返還217.5萬美元的出資款,并償付自1993年3月29日起至實際清償之日止的同期銀行貸款利息。
  【審判】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本案系爭的217.5萬美元匯入民豐印染公司前,洪輝公司派出的職員熊名武就已經作為金禮公司委派的董事直接參與民豐印染公司的經營和決策活動,故洪輝公司對政府主管部門批準的增資計劃應是十分清楚的,應當知道金禮公司應增資217.5萬美元及民豐印染公司采取定向募集的方式組建民豐實業公司。在上述情況下,即便洪輝公司有對民豐印染公司的投資計劃,也應當知道該公司對民豐印染公司的任何出資只能列為某一股東名下,而無法取得合法的股東身份。因此,根據洪輝公司早已派出職員作為金禮公司委派的董事參與民豐印染公司經營,及洪輝公司根據公司董事會決議金禮公司應增資的金額向民豐印染公司匯款的行為,推定洪輝公司與金禮公司間存在隱名投資關系或墊付投資款關系。故洪輝公司匯入民豐印染公司的217.5萬美元與民豐印染公司和民豐實業公司無涉,洪輝公司應向金禮公司主張權利。洪輝公司僅根據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中認定民豐印染公司出具的承諾書對民豐實業公司具有約束力,向民豐實業公司直接主張歸還217.5萬美元,缺乏相應的事實和法律依據,一審法院不予支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駁回洪輝公司的訴訟請求。
  洪輝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上訴認為:一、(2001)滬高經終字第239號生效判決已認定民豐實業公司應當基于承諾書的約定承擔由此產生的債務。該民事判決所確認的事實具有法律效力,承諾書對民豐實業公司具有約束力。二、原判建立在沒有事實依據的推定之上,造成判決錯誤。與洪輝公司就轉讓股權達成協議的是民豐實業公司,而不是金禮公司,民豐實業公司在洪輝公司匯入217.5萬美元出資款后,以書面承諾的形式明確其負有轉讓股權的義務,并得到公司各股東的確認。洪輝公司的出資行為雖未經法定程序,但洪輝公司與民豐實業公司之間形成的是事實上的投資關系。金禮公司未提供任何證據證明其與洪輝公司之間有隱名投資或墊付關系。三、民豐實業公司向洪輝公司所作轉讓公司股權的承諾無效,應當承擔返還出資款的義務。洪輝公司作為香港公司對民豐實業公司出資必須經外資委的立項、審批、登記等法定程序的認可。民豐實業公司的承諾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其承諾無效。因此根據法律規定,民豐實業公司應向洪輝公司返還基于無效承諾而取得的財產,并且由于其過錯應當賠償洪輝公司因此受到的損失。據此,請求二審法院撤銷原判,依法改判支持洪輝公司原審全部訴訟請求。
  輔仁公司答辯認為:熊名武作為洪輝公司的一名職工對董事會關于增資的決議是明知的。承諾書表達了對洪輝公司以金禮公司名義增資的事實,(2001)滬高經終字第239號生效判決確認了義務承擔主體是金禮公司,本案中義務承擔主體也不是輔仁公司,洪輝公司不應要求輔仁公司承擔責任。洪輝公司與金禮公司之間的爭議與輔仁公司無關。據此,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法院另查明:“上海民豐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于本案二審期間更名為“上海輔仁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6月26日,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的(2001)滬高經終字第239號終審判決認為:“民豐印染公司出具承諾書的行為應視為民豐實業的行為。鑒于現無確鑿證據證明金禮公司同意處分股權轉讓事宜,故此承諾書僅對民豐實業具有約束力,而無法直接溯及金禮公司。”二審庭審中,洪輝公司及輔仁公司確認系爭款項數額為2174972美元。
  二審法院認為:首先,根據已查明的事實,1993年3月29日,洪輝公司將系爭款項匯入民豐印染公司帳戶。嗣后,民豐印染公司將該款項列為金禮公司的增資轉帳款。1994年10月31日,由民豐實業公司將其1993年下半年公司股利匯入洪輝公司帳戶。根據上述資金走向可見,直接收取系爭款項的為民豐印染公司。同時,系爭款項亦是由民豐印染公司安排列為金禮公司的增資款,根據現有證據,洪輝公司與金禮公司就系爭款項并未達成隱名投資的協議。上述公司股利亦由民豐印染公司匯入洪輝公司帳戶,此節事實亦可佐證與洪輝公司就系爭款項的投入達成協議的是民豐印染公司,而非金禮公司。洪輝公司此項上訴理由成立,應該予以支持。
  其次,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于2003年6月26日作出(2001)滬高經終字第239號終審判決,該判決認為:“民豐印染公司出具承諾書的行為應視為民豐實業的行為。鑒于現無確鑿證據證明金禮公司同意處分股權轉讓事宜,故此承諾書僅對民豐實業具有約束力,而無法直接溯及原審金禮公司。”由于民豐印染公司演變為民豐實業公司是一個增資擴股和轉制的過程,故民豐實業公司是民豐印染公司法人人格的延續,故民豐印染公司出具承諾書的行為應視作民豐實業公司的行為。民豐實業公司應當基于承諾書的約定承擔由此產生的債務。洪輝公司關于承諾書對民豐實業公司具有約束力的上訴理由成立,應該予以支持。
  鑒于洪輝公司的款項被民豐印染公司(民豐實業公司)用于經營,洪輝公司據此請求判令民豐實業公司按貸款利率計付系爭2,174,972美元利息的訴請合理,應該予以支持。又鑒于中國人民銀行自2000年9月21日開始不再公布統一的外幣貸款利率,目前我國各商業銀行中多以倫敦銀行同業拆借利率,即Libor作為外幣貸款的基礎利率,在此基礎利率上加一定的百分點形成外幣貸款利率,所以確定本案利率以本判決生效之日倫敦銀行同業拆借利率的收盤價為基礎再上浮3%計算。因洪輝公司于1994年已獲得民豐實業公司1993年下半年的公司股利,故1994年1月1日前的損失可作抵消,利息損失應自1994年1月1日起算。
  根據法院查明的事實,“上海民豐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現更名為“上海輔仁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企業名稱變更不影響其對外民事義務的承擔,故輔仁公司在本案中應承擔原民豐實業公司應承擔的賠償義務。
  綜上,二審法院認為洪輝公司上訴理由成立,原判處理不當,應該予以改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條、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一百五十八條之規定,判決:一、撤銷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05)滬二中民五(商)初字第60號民事判決;二、上海輔仁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洪輝國際有限公司返還2,174,972美元,并支付相應利息(自1994年1月1日起至實際清償之日止,按2007年3月22日倫敦銀行同業拆借利率的收盤價為基礎再上浮3%計算);三、對洪輝國際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不予支持;本案一、二審案件受理費共計人民幣363,800元,由被上訴人上海輔仁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負擔。
 【評析】
  本案系一起涉香港的出資糾紛,由于涉港民商事案件目前是比照涉外案件對待,因此本案的訴訟管轄和法律適用均系按照涉外訴訟程序和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的有關規定來處理。綜觀整個案情和審判經過,本案主要涉及的法律問題有如下幾點:
  一、隱名投資關系法律主體的確立
  基于不同的辦案思路,一、二審法院對此作出了完全不同的認定。原審認為,根據洪輝公司早已派出職員作為金禮公司委派的董事參與民豐印染公司經營,及洪輝公司根據公司董事會決議以金禮公司應增資的金額向民豐印染公司匯款的行為,推定洪輝公司與金禮公司間存在隱名投資關系或墊付投資款關系。而二審則認為,根據洪輝公司將系爭款項匯入民豐印染公司帳戶,民豐印染公司將該款項列為金禮公司的增資轉帳款,以及此后由民豐實業公司將其1993年下半年公司股利匯入洪輝公司帳戶的事實,可見直接收取系爭款項的為民豐印染公司。應該說,二審的觀點相比較而言更為準確。雖然在審判實踐中,隱名投資關系一般是在隱名投資人與公司顯名股東之間發生,但是本案的特殊性在于,洪輝公司將系爭款項匯入民豐印染公司帳戶,并由民豐印染公司安排列為金禮公司的增資款;而根據現有證據,洪輝公司與金禮公司之間并未達成隱名投資的協議,故只能認定是在洪輝公司與民豐印染公司之間發生了投資關系。而且,這一認定還可以從此后民豐實業公司將公司股利匯入洪輝公司帳戶的事實得到佐證。因此,原審僅僅根據洪輝公司派員作為金禮公司委派的董事參與民豐印染公司經營,及洪輝公司以金禮公司應增資的金額向民豐印染公司匯款的行為,來推定洪輝公司與金禮公司間存在隱名投資關系或墊付投資款關系,而未曾考慮到系爭款項的收取以及公司股利的發放情節,顯然邏輯不夠嚴密。更何況,民豐印染公司曾致函洪輝公司稱,收到洪輝公司匯款后,因公司股東增資已經外資委批準,無法辦理改變投資方的手續,洪輝公司的匯款只能以金禮公司名義作為增資,并承諾公司改制完畢后,可將金禮公司的投資份額217.5萬美元轉讓給洪輝公司,再辦理變更手續。由此明白無誤地顯示,將洪輝公司的出資款掛在金禮公司的名下純屬民豐印染公司的安排,而與金禮公司無涉。
  二、先前公司對隱名投資人的承諾能否約束繼受公司
  從前后訴訟過程來看,本案當事人之間實際上就同一爭議發生了兩個不同的案由糾紛,即原先的股東確權糾紛和本案的出資糾紛。雖然案由不同,但是事實只有一個,差異僅僅在于當事人選擇的訴訟角度和法律依據不同。雖然這種做法也是囿于現行訴訟制度的局限而采取的無奈之舉,但是前案的處理結果無疑對于后案的處理造成潛在的影響,這從本案一、二審過程中當事人和法院對于民豐印染公司的承諾能否約束民豐實業公司的觀點中可見一斑。例如,前案一審認為民豐印染公司與民豐實業公司企業性質不同,且民豐印染公司未經金禮公司的同意,擅自處分了金禮公司的股權,故民豐印染公司的承諾,對民豐實業公司和金禮公司均不具有約束力;洪輝公司的出資系金禮公司在民豐實業公司改制時的增資,其出資行為未經民豐印染公司董事會決議及政府主管部門批準,只能證明洪輝公司與金禮公司間存在代為增資付款的法律關系。顯然,這一觀點對于本案的一審觀點構成影響,所以一審法院認為洪輝公司匯入民豐印染公司的217.5萬美元與民豐印染公司和民豐實業公司無涉,洪輝公司應向金禮公司主張權利。而前案二審認為根據工商登記資料,民豐印染公司演變為民豐實業公司是一個增資擴股和轉制的過程,故民豐實業公司是民豐印染公司法人人格的延續,民豐印染公司出具承諾書的行為應視作民豐實業公司的行為。因此,該承諾書雖然無法直接溯及金禮公司,但對民豐實業公司具有約束力。而這一觀點又明顯地與本案的終審觀點一致,并且最終導致本案二審的改判。綜觀前后兩案的處理結果,應該說二審的結果均優于一審。究其原因,在于一審法院不僅明顯地割裂了民豐印染公司與民豐實業公司之間的承繼關系,從而違背了法人民事責任自然延續的原理,而且簡單地忽略了民事承諾必須遵守的基本法律義務,進而不惜以公司不得擅自處理股東的股份、隱名投資只能在投資人與公司顯名股東之間發生為由否定了民豐印染公司對于洪輝公司的實際承諾,顯然這是不能成立的。這種認定不僅違背了事實和法律精神,而且邏輯思維也是不周延的。因為現實生活中,除了投資人與公司顯名股東之間發生的隱名投資關系外,同時也存在著投資人與公司之間發生的隱名投資關系,本案即為一例。
  三、隱名投資人的出資款及其利息應否得到返還和支付
  原告洪輝公司從一開始就是準備乘民豐印染公司改制增資擴股之機加入后者成為其股東,為此派員參加民豐印染公司的董事會,并且繳付出資款作為民豐印染公司增資部分的股東,對此民豐印染公司予以接受,并且先作出掛在金禮公司名下的安排,后又承諾待到條件成熟之后再為洪輝公司辦理變更股東手續。由此可見,洪輝公司的原始本意是要成為民豐印染公司的股東。嗣后由于民豐實業公司的董事會決議不能解決洪輝公司的股權問題,為此才導致洪輝公司提起原先的股東確權糾紛。但洪輝公司的股東確權請求因缺乏我國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規定的必須經過行政審批程序,而不能獲得支持,為此洪輝公司無奈之下只能轉而求其次,從而又提起了本案的返還出資糾紛。對此,如果民豐實業公司又以各種借口為由拒絕返還的話,則必然使得洪輝公司進退兩難,而民豐實業公司則會構成變相的不當得利。因此,基于誠實信用、權利必須得到維護、損失應該補償的民法精神,洪輝公司在不能成為民豐實業公司的股東情況下,其出資款應該得到返還,而且還應得到相應的利息損失賠償。本案終審不僅支持了原告洪輝公司的返還出資款請求,而且還按照外幣的市場利率支持其利息損失,應該說這是富于創見的。雖然任何投資都不能保障得到固定的收益,但是本案中的民豐實業公司長期占有洪輝公司的出資款,既不辦理股東變更手續,又不予以返還,因此存在明顯過錯,應當承擔洪輝公司由此造成的利息損失。審判實踐中還有一種觀點認為,任何人不能以公司投資人的名義要求公司返還出資款,因為公司一旦注冊成立,其資本就應維持不變。其實,這種公司資本維持不變的原理只能是針對公司的正式注冊股東而言,而不應適用于像本案洪輝公司這樣的編外隱名投資人。要不然,實際生活中大量存在的隱名投資人的權益就只能被公司永遠套住,陷入法律不能救濟的盲區,這顯然是不足取的。
 

天尚行(TSH)提供上海注冊公司、代理記賬等專業服務,服務時間:周一至周六 | 節假日及夜間咨詢電話:13661511557,QQ咨詢:潘先生
徐匯總部:鄒小姐,金小姐,俞小姐,張先生,王小姐
免費咨詢電話:4006112633,021-34250670,手機: 18721039415,13611825713
QQ咨詢鄒小姐 金小姐 俞小姐 張先生 王小姐

上海代理記賬服務電話:021-61843616,34250672
地址:徐匯區零陵路899號飛洲國際廣場21C (地鐵1、4號線上海體育館1號出口)
浦東分部:茅小姐 馬小姐,周小姐
免費咨詢電話:4006112989,021-60525063,值班手機:13816908503,18021034708
QQ咨詢茅小姐 馬小姐 周小姐

地址:東方路818號眾城大廈1508室(九六廣場旁,地鐵2、4、6、9號線世紀大道站12號出口)
上海自貿區辦公地址:中國(上海)自由貿易實驗區馬吉路28號東華金融大廈2004室
新疆11选5遗漏